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原11军战友忆罗援抗美援老对越作战 驳斥境外攻击

2017-03-16 13:44:01    第十一军微信公众号  参与评论()人

在全国人民关注两会之际,一股妖风从境外刮向境内,恶毒攻击罗援将军,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网新办已吹响了狙击号,我们原十一军全体战友严正警告那些网络隐君子:我们的战友罗援将军是我们十一军全体军人的榜样,决不会任由妖风肆虐,信口雌黄。

最近邪恶势力又开始围攻罗援将军,一篇造谣罗援是“逃兵”、“家属子女在美国”的微信在网上疯传。十一军战友们怒不可遏,看到自己战友的名誉受到诽谤,他们挺身而出,为自己的战友正名辩污。他们当中有经手罗援调动的干部处干事,有中越还击作战的前线指挥员,有与罗援一起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的战友,有对罗援家庭情况熟悉的好朋友,听听这些知情人是怎么说的:

一、罗援调动的经手人和知情人

我叫向可文,是原十一军干部处干事,我经手了罗援从陆军十一军调到军事科学院的全过程,我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还罗援以清白。1977年小平同志复出工作后,提出要恢复军队院校,加强军队院校教学科研力量,从部队抽调一些有作战和训练经验的同志充实到院校工作。1977年底,我们干部处分別从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后勤学院、军事科学院收到商调函,拟调作训处处长李凡到国防大学,作训处参谋罗援(曾参加抗美援老挝作战)到军科,秘书处处长白宝瑞、组织处干事许家森到政治学院,战勤处处长张瑞芳到后勒学院,这完全是正常的组织行为,罗援是1978年1月正式到军事科学院报到,当时根本没有任何打仗的消息,何来逃兵之说?若当时有打仗的消息,我们军怎么能同意将作训处长、秘书处长、战勤处长一并调走,请大家不要轻信谣言!、

二、罗援的战友和中越边境还击作战前线指挥员

我叫何其宗,原陆军十一军副军长兼者阴山作战前线指导组组长,与罗援是战友。我可以负责任地证明,罗援1978年1月调入军事科学院是组织行为,当时根本没有中越反击作战的消息。

三、罗援的战友和中越边境还击作战参战者

我叫杨子谦,原陆军十一军侦察处参谋、处长,后任师参谋长、副师长、某军分区司令员。1978年罗援调北京军事科学院前,他是军作训处参谋,我们一起共事多年。我可以负责任地证实,78年1月罗援及时任作训处处长的李凡等共5名军机关同志调北京军事院校任职完全是正常的组织行为,是为刚恢复不久的军队院校充实优秀人材!当时根本没有打仗的消息。中央是在小平同志于1979年初访美后才下达作战命令。得知有战事,罗援曾强烈要求返回部队参战,未获批准,他只能服从命令。罗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于1972年底主动要求做为军工作组成员到老挝参加了抗美援老挝作战,军机关及到老挝参战官兵均可作证。现在有人给他造谣,是別有用心,因为他的强势踩了一些人的尾巴。

四、与罗援同赴老挝参战指挥员的后代

我叫陈莉,我的父亲是原十一军高炮营援越、援老干部陈景贤(2015年去世),曾任军高炮营政委,受父亲生前嘱托,我可以出示陈景贤回忆录《往事如烟》及战场照片,证明罗援将军是我党我军忠诚将领,证明原十一军那段血染的风采,证明罗援将军是我党我军忠诚的战士,在原十一军援老抗美作战时期,他不惧生命危险,随军工作组奔赴老挝作战前线,圆满完成军首长交给的军事任务。当我父亲得知秦火火之流大肆污蔑诽谤罗援将军时,他立即抱病前来北京,找到分别几十年的罗援将军,坚定地支持罗援将军的爱国行为。

五、罗援的好朋友和战友

我是思维,是罗援的战友,好朋友。同年入伍,甚至当年在团里任参谋的命令都是一个。一起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我对他家的情况很了解,他的女儿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一直在国内上学和工作。他的妻子我也认识差不多40年了,至今还常有联系。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中国工作和生活,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请別听信谣言,2013年类似的谣言就已传过,当时编造这些谎言的秦火火都已经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不要出现第二个秦火火!编造谎言的人,完全是别有用心,混淆视听,故意颠倒黑白,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邪恶势力一贯的伎俩。

(责任编辑:张海潮 CM013)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