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秘书回忆周总理最后的日子:逝世前终言“我累了”(1)

2017-01-09 16:28:10    雷锋杂志微平台  参与评论()人

【编者按】2017年1月8日是周总理逝世41周年纪念日。

周总理曾两次为普通战士雷锋题词:“雷锋同志是劳动人民的好儿子,毛主席的好战士。”“向雷锋同志学习,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

巧合的是,1962年8月15日,一个普通战士在辽宁抚顺因公殉职,这个战士叫雷锋。不足70万人的抚顺,十万人走向街头为他送别。

而在十几年之后,这感人的场景在十里长街再次重现,那是送别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人民热爱他们,因为他们对人民做出了很多很多的好事。他们的离去重于泰山。

今天我们发表这篇文章,以纪念伟大的周总理和伟大的战士雷锋。

在总理身边的8年,我未见总理休息过一个星期日、过过一个假日。大年初一我推开他的房门说:“总理,我给您拜年!”他说:“是啊,我也听到外面的鞭炮响了,今天大年初一啦!”但老人家还是坐在那里办公。

林彪和“四人帮”两个集团的人经常发难、捣乱、找茬儿、诬陷。尤其是“四人帮”,把周总理看作他们夺权路上的最大障碍。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四人帮”更加猖狂,不仅加快了夺权的步伐,还对总理百般刁难,有意与总理斗气。文字改革本来是张春桥分管的工作,他说不懂,硬把文件给总理退了回来。江青想见的外宾,中央不安排她接见,她非见不可;安排她见,她又称病不见。

“九一三”事件后,总理对国务院的少数几位领导人说:“林彪出事了,你们认为中央的问题就解决了吗?”他又说:“没有,我难啊,难的不仅是林彪。”他说的时候,眼里闪着泪光。面对“文革”的复杂局面,他累、忧、气、愤,何止是“难”啊?

我想起1970年夏的一个下午,我在整理他的办公桌时,无意间看到一张白纸上他用铅笔写的几句戏文:

不公与不干(西厢记)

做天难做二月天,

蚕要缓和参要寒。

种菜哥哥要落雨,

采桑娘子要晴干。

读着它,我眼睛禁不住湿润了。那时独自站在总理办公室里的心情,至今记忆犹新。对我来说,那是一件刻骨铭心的事。

1972年5月,一次常规体检时,在总理的尿液中发现了癌细胞。由于不能按时治疗,更不能住院治疗,再加上劳累过度,病情逐渐发展成小便带血。一个大试瓶,大半瓶没有一点黄色,完全是鲜红鲜红的血。

有两次他从外面回来,给他打开车门时,我一低头,他就把整个身体趴在了我身上。车离他的办公室有20来米,但他很难自己走过去。我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牵着他的左手,一步步地把他拖回到办公室。他坐下来又批阅那厚厚的一堆文件。

我们劝过他:“咱能不能休息三天五天,最多一个礼拜,好好地治疗一下再干?”但是每一次劝他,他都这样对我们说:“总理,总理,我是全国人民的总理啊,现在这个时候我不管谁管,我不干谁干,你们看看我怎么样休息得成?”

1974年,“一·二五”批林批孔动员大会后的一个傍晚,时任中联部部长的耿飚来到总理办公室,说江青无中生有,在大会上点名批评他,想辞职不干了。总理听了,就笑着说,“耿飚同志,我跟你说三句话:第一,人家要打倒你,不论怎么打,你自己不要倒;第二,人家要想赶走你,不论怎么赶,你自己不要走;第三,人家要想整你,不论怎么整,你自己不要死(就是不要自杀)。”耿飚听了这三句话豁然开朗,拿起辞职文件报告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