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长征途中毛泽东曾怀疑彭德怀与何人勾结要反对他(1)

2017-01-06 14:40:42  程中原  快乐老人报  参与评论()人

会理会议

红军于5月9日渡过金沙江,直逼会理城下。为统一思想,肯定遵义会议以来毛泽东的军事指挥,张闻天同毛泽东商议后,于5月12日下午,在会理城外的铁场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理会议。

张闻天严厉批评林彪错误

参加会议的有:“三人团”周、毛、王,朱总司令,政治局常委陈云,一、三军团司令员和政委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张闻天主持会议并作报告。报告大纲,张闻天在会前同毛泽东、王稼祥商量过。他严厉地批评林彪等人对毛泽东军事指挥的怀疑、动摇是右倾。

毛泽东在会上驳斥了林彪所谓“走了弓背”的谬论;还指责彭德怀,认为林彪的信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说林的信,刘、杨的电报,都是右倾情绪的反映。毛泽东发言中虽然没有挑明批评张闻天参与其事,但从话音中听得出来,毛泽东怀疑张闻天是同彭德怀结合在一起的。张、彭虽然内心觉得委屈,但大敌当前,团结为重,在会上、会下都没有争辩。彭德怀在会上“也批评了林彪的信”。

会理会议开了两三天,最后由总书记张闻天作结论。肯定从遵义会议以来,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是正确的,批评了林彪反对机动作战、在部队中叫苦甚至企图改变军事领导的错误。会理会议还讨论了渡江后的行动计划,决定红军继续北进,经冕宁过彝族区到安顺场,渡过大渡河,进入川西北地区,与红四方面军会合。通过会理会议,在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等的支持下,被四渡赤水证明是正确的毛泽东的在运动战中摆脱重兵包围的方针,得到了确认;遵义会议以后确立的毛泽东对军队的领导地位得到了进一步巩固。但会理会议的斗争方式是不尽恰当的。

毛泽东与张闻天 资料图

毛泽东把根子找到彭、张那里

林彪的信,彭德怀是在会理会议时看到的。彭看了信后,“当时也未介意,以为这就是战场指挥呗,一、三军团在战斗中早就形成了这种关系:有时一军团指挥三军团,有时三军团指挥一军团,有时就自动配合。”当然,林彪提出设前敌指挥并请彭就任,表示了他对毛泽东军事指挥的怀疑、动摇,是错误的。但毛泽东对林彪并不怎么介意。在他心目中,林彪“是个娃娃”,懂得什么!他把问题看得严重,是因为他把根子找到了彭德怀、张闻天那里。

毛泽东指责林彪的信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是“右倾”。彭德怀当时没申辩,采取了“事久自然明”的态度。直到1959年庐山会议,毛泽东又重提此事,林彪当场申明“那封信与彭德怀同志无关”,“写信彭不知道”,这时,彭德怀才出来说明原委。关于电报,彭说,刘少奇写好后,“拿给我和杨尚昆签字。我觉得与我的看法不同,没有签字,以刘、杨名义发了”。

张闻天是会理会议的主持者,并没有受到直接的、明显的批评。不过,毛泽东听了个别同志的猜测和判断,却一直认为是张闻天到三军团去与彭勾结反他。这种误解埋在毛泽东的心里,直到延安整风的时候才挑明。在1941年六七月间的一次小型谈话会上,毛泽东批评张闻天的缺点,特别提到张闻天“在会理会议以前严重的政治动摇”,说张“当时挑拨军队领导同志林彪、彭德怀,反对‘三人团’,要林、彭来代替‘三人团’指挥等等”。对此,张闻天当场表示“保留”。“当晚回家后,关于这件事情曾写了一封申明信给毛,但后来没有发出,想事情没有旁证,说也无用。”到1943年九月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又一次提及此事,张闻天这回才认真对待。他“利用许多同志在延安的机会,做了一点调查工作”,在随后写的“整风笔记”中作了澄清:“现在大致可以判明,说我曾经煽动林、彭反对三人团的话,是×××同志的造谣!(林、彭二同志关于此事有正式声明)”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