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西安事变中共不支持杀蒋因为“屈从于苏联压力”?(1)

2016-12-13 14:39:18  程中原  快乐老人报  参与评论()人

中央作出“和平调停”决策

12月19日,张闻天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二次正式讨论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同13日的会议不同,它是在党中央领导核心意见一致,不失时机地作出了“和平调停”的决策后召开的。

会议由毛泽东作报告。他着重分析了事变影响的两重性,一方面是光明的方面,“能更促进抗日与亲日的分化,使抗日战争更为扩大”;一方面是黑暗的方面,因为捉蒋,南京“把张杨一切抗日主张都置而不问”,“更动员所有部队讨伐张杨”,内战有爆发与延长的危险。他又进而分析由此而来的西安事变的两种前途:胜利的前途或失败的前途。说明我们应该“分两手”:一是“反对内战要求和平”,一是“把阵线整理好,打击讨伐派”。他还说:“现在发表的通电与前次的通电是有区别的,更站在第三者的立场说公道话。”毛泽东在报告中说明了党的策略方针是和平调停,使内战结束。

决非“屈从于苏联的压力”

张闻天在这次会上的讲话同毛泽东的报告相得益彰,特别值得注意的有以下几点:

其一,关于西安事变的两个前途,张闻天认为:“一是全国抗日的发动,一是内战的扩大。”关于处理方针,指出:“我们的方针应确定争取成为全国性的抗日,坚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方针。”

其二,坚定地主张抗日而不反蒋。对“审蒋”主张,张闻天明确提出批评。在对蒋处理这个关键问题上,他是最早把对蒋处置同抗日全局联系起来的、在这个问题上坚定不动摇的党中央领导人之一。

其三,在避免内战扩大、争取全国抗日的策略方面,张闻天发挥了毛泽东报告中“分两手”的思想,提出“我们应尽量争取时间,进行和平调解”,“我们应与张、杨靠近,应打胜仗,扩大影响,准备以防御战来反对内战”。张闻天将我们的“两手”概括为“和平调解”与“防御战”,成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基本方针。

其四,对苏联的态度表示看法。西安事变后共产国际16日指示因电码错乱没有译出,重发的电文这时尚未到达(20日到),而苏联报纸从14日起对张、杨横加指责。如何看待苏联舆论成为统一内部思想的一个重要问题。张闻天对此解释说,苏联有难言之隐:“只能这样说”,否则会引起“与南京对立”;同时又指出,“这样的舆论,自然对局部的利益是有些妨碍的”;并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们当然不能采取苏联这一立场。从这里也明白地看到,和平调解的方针是中共中央审时度势独立作出的决策,决非如长期流行的一种错误说法所谓屈从于苏联的压力或听命于共产国际的指示。

发表通电表明放弃“审蒋”

19日会议产生了两个主要文件,一个是公开发表的《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及中共中央对西安事变通电》,一个是党内发布的《中央关于西安事变及我们的任务的指示》。

“通电”在18日“致国民党中央电”的基础上前进一步,承认南京政府在全国的领导地位,将抗日救国代表大会改为和平会议,正式建议由南京召集,会址也由西安改为南京,表明放弃了西安中心的设想。对蒋的处置问题,虽然“通电”还说要交各党各派各界各军讨论,但基本纲领是团结全国,又以“蒋介石先生”指称,显然放弃了“审蒋”办法。这是中国共产党关于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策略正式确定的标志。“指示”向全党分析了西安事变产生的背景、原因,它的意义和两种前途,规定了解决西安事变的基本方针和党的任务,成为我党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纲领。从会议记录、文风等方面研究,大致可以判定,“通电”系毛泽东手笔,“指示”为张闻天所写。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