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遵义战役:林彪彭德怀“组合拳”痛击中央军(1)

2016-10-20 15:14:01  王绥翊  参考消息  参与评论()人

提起长征中的遵义战役,可能会感到有些陌生。但要说四渡赤水,估计都会有印象。遵义战役正是四渡赤水一系列作战的一部分,具体讲是二渡赤水期间的作战。毛泽东的词《忆秦娥·娄山关》,背景正是这次战役。这场战役,有着“体现遵义会议伟大意义”的说法。这是从政治、历史和思想方面总结的。从军事作战角度看,这场战役的意义更为重大。

会后“破网”作战

遵义战役,发生在1935年2月24日至28日;而红军第一次占领遵义,是当年1月7日,遵义会议是1月15日至17日;第一次西渡赤水河(一渡赤水)是在1月29日,而第一次东渡赤水河(二渡赤水)是在2月18日至20日。

遵义会议后一个月,红军竟然2次反向渡过赤水河进行战略机动,反映了当时十分严峻的军事斗争形势。红军在遵义附近休整了10余天,为争取战场主动,1月17日至19日主动撤出遵义等地,向西北进发,意图北渡长江、与川陕根据地的红4方面军会师。

蒋介石也在重新部署围剿红军。他调集数十万部队,设立“川南剿总”,派川军21军在赤水、古蔺、叙永等地封锁长江;派贵州军阀王家烈的黔军3个师北渡乌江、进占遵义、桐梓,尾追红军;云南军阀龙云的滇军(孙渡等部),进驻大湾、毕节等地,封锁横江;令中央军周浑元部进入贵州大定,意图侧击;中央军吴奇伟部则作为机动兵力,进驻贵阳、息烽等地。在地图上,这又是一张东西南北四面张开的大网。

而红军“破网”,一开始并不顺利。1月28日,红军在习水县土城镇附近的青杠坡(一说青岗坡)等地发起土城战役,意图歼灭尾追的川军郭勋祺等部。由于对敌情判断失误,战役目的并未全部达成。时任红一军团政委、后来的开国元帅聂荣臻曾回忆:“我们与郭勋祺师征战一整天,虽然给了他以重大杀伤,但未能消灭敌人,自己却受损失不小。”【注1:《聂荣臻回忆录》】为阻击敌军,红军甚至将总预备队--中央军委干部团派上战场。战后,毛泽东在扎西会议(1935年2月5日至9日)总结时曾说:“主要教训有三:一是敌情没有摸准,原来以为是4个团,其实超出一倍多;二是轻敌,对刘湘(编注:四川军阀)‘模范师’战斗力估计太低了;三是分散了兵力,不该让一军团北上。”【注2:《红军长征全史》第一卷】作为当时红军军事指挥事实上的负责人,毛泽东的态度,是十分诚恳且谦虚的。

之所以说“谦虚”,是因为土城战役虽然未取得战术目标,却形成了战略威慑。此前,川军“模范师”一直尾追红军,土城受重创后,其各部在整个四渡赤水期间不再“咬尾”,而是拉开距离摆出阵势,并不主动交战。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红军后续作战的压力。而且,在土城“敌情没有摸准”,并不是红军情报有多大问题。长征中,红军的情报系统,一直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资料图片:遵义会议会址。

“打着灯笼走夜路”

红军时期,中共中央军委二局(负责人曾希圣)是负责情报工作,其中一项任务,是无线电侦听和破译电报。周恩来曾回忆:“(长征时)党中央的指示不是主席(注:毛泽东)的心血来潮……基本上是根据(曾)希圣搞到的情报决策的……”毛泽东则回忆:“没有曾希圣的二局,就没有红军”,甚至说过:“不听希圣言,吃亏在眼前。”1935年2月初,二局就搞到了一条极其重要的情报。

123全文  3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