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乾隆年间广州知府生活豪奢:每月演戏设宴多次(1)

2016-10-19 13:51:01  黄国声 羊城晚报    参与评论()人

清代,府衙设于各省省会的为首府,是全省府、州、县的首领,总督、巡抚以至司道皆倚任之,人事任命及施政多与征询。

广州知府就是广东的首府,是全省九个府的首领,品秩较普通的府为高,还由于处于省会,地方富庶,酬应频繁,公家的供应也优越,当广州知府的感受显然是与其他知府不同的。

普通知府上任先到省城,递上手本向上级报到。这期间,一般休息三天。在这三天里,要先拜会首府,两者虽属平行之官,但事属初见,要向首府行叩头大礼,并请教谒见督、抚等礼节事宜。三日后,再由首府带领去晋见各上级。

武昌知府也是湖北省的首府,衙门有知府自撰门联,其中句有“十城表率,九郡先驱”语,正是其重要性的写照。

这里试把三位不同广州知府的故事谈谈。

知府之豪

乾隆三十五年赵翼担任广州知府,就尝到了首府豪富的味道。在此之前,他曾任广西镇安知府,那是个贫困山区,自言其感受是:万山环绕中只我一官独尊,每天都击鼓鸣锣吹吹打打出行几次,而出衙门时按例要鸣炮,炮声如雷震耳。冬天出巡周边各县,轿前十多名兵丁骑马作前导,后面是十多个簇拥着罗伞的骑兵。作为读书人的赵翼,骤居高位,已经觉得无限尊贵,极致荣耀了。

但当他从镇安调任广州知府后,才知道什么是豪富,在广西当知府其实算不了什么。这时他除享受在镇安所无的首府应有的尊荣外,还有豪奢的生活。

衙署中每天要消费食米二石,共有厨房七间,内有三只大铁镬,烧水几百斛(五斗为一斛),以供沐浴,还常不够用。另设有挑水工六名,专门到龙泉山(疑应为白云山之九龙泉)挑水作泡茶之用。每月必演戏、设宴多次以招待客人,有时戏、宴繁密,分身不暇,还得请下属代为应付,其豪华做派可知。对此,他真有钟鸣鼎食之概云云。这与镇安之贫瘠,生活之单调,确有天渊之别。

何况广州知府还有额外十多万两银子的年收入,那是由盐务、海关等衙门拨给的例规银以及养廉银组成的,属于正当收入。至于额外所得,不得其详。总之,乾隆年代官员比较守规矩,收入尚且如此丰厚,道光以后,恐怕就不止此数了。

知府之倔

同治十年的广州知府是冯端本,上任不久,适逢驻广州将军长善要到虎门视察水军操练,他是全省最高军事长官,从一品大员,省城官员除要到马头递上手本禀见外,并要站班送其上船。许多官员都去了,但冯就只肯递上手本,不肯站班。

说到递手本,那是下级官员呈给上级的名帖,表示人到了。而站班则是按职位高低排列侍立,恭送上级离开。冯拒绝站班,理由是广州将军管军事,自己是政务系统官员,不相统属,站班于例不合。众同僚相劝他随和点,他一口拒绝,说即使总督下令,也不会去站班的。

长善到了虎门,不高兴了,写信差戈什哈乘船回广州,向两广总督瑞麟质问,为何只见手本,而不见人站班相送,要瑞麟给个说法。

长善与瑞麟虽是同级封疆大吏,两人却一直不和,但瑞麟还是回了信,内容如何,不得而知,他还对参与其事的下属说:“长善其人性情乖张,自尊而唯恐人家不尊重之。其实,位至将军,谁敢不尊重,不必力求人家尊重自己呀”。

之后,瑞麟又劝冯端本何妨到马头站一下班,以满足他爱荣耀的心态。

及至长善从虎门阅兵归来,冯端本仍坚称于例不合,依然只递手本,不去站班,而长善对他也无可奈何。

12全文  2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