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裁减下来的红军指挥员如何面对整编?(1)

2016-10-17 14:35:19  彭况 中国国防报    参与评论()人

长征:一路整编一路考验忠诚

——专访军事博物馆展陈研究部副部长刘中刚

■本报记者 彭 况

刘中刚:军事博物馆展陈研究部副部长、副研究馆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红军长征史、抗日战争史。曾在《中共党史研究》《抗日战争研究》等杂志发表党史军史研究论文多篇,先后多次参与国家、军队重大主题展览的内容设计,参与多个全国全军学术课题的研究,出版专著1部。

红军长征,可以说是一路行军、一路打仗、一路整编、一路考验忠诚。今天,人民军队又一次面对改革大考。回首当年走过的路,我们如何像红军指战员那样正确对待编制体制调整?如何在改革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就此,本报记者专访军事博物馆展陈研究部副部长、副研究馆员刘中刚。

记者:红军长征时都经历了哪些主要的编制调整?

刘中刚:4路红军部队都在长征途中各自进行过若干次整编,会师后又进行了统一整编,涉及团以上单位的整编有10余次。中央红军经历的有黎平整编、扎西整编、懋功会师后整编、哈达铺整编、甘泉会师后整编;红四方面军经历了懋功会师后整编、甘孜整编;红2、红6军团经历了木黄整编、湘鄂川黔整编、桑植整编、甘孜会师后整编;红25军经历了蔡川整编、鄂豫陕苏区整编、江口镇整编、永坪会师后整编等,部队整编伴随了红军长征全程。

这些整编,有的是为了应对异常艰苦的行军作战,有的是与兄弟部队会师后整合力量,有的是在部队连续作战、大量减员的情况下调整兵力,确保战斗力。这些整编对完成战略转移任务、夺取长征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记者:长征途中的整编,实际效果如何?

刘中刚:整编大多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例如扎西整编和甘泉会师后整编,前者成为四渡赤水这出战争活剧的重要因素,后者为取得直罗镇战役的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并且,整编的效果不仅体现在打胜仗上,还维护了红军的团结。比如,甘孜会师后整编暨红二方面军成立,不仅使红2、红6军团成为党中央直接领导的一支战略力量,同时通过合编红32军增强了实力,挫败了张国焘拉拢红2、红6军团分裂红军的企图。

长征初期的整编大多是不得已而为之,比如湘江战役失败后的黎平整编,红四方面军南下受挫后的甘孜整编;长征后期,红军整编逐渐由“被动”向“主动”转变,呈现出未雨绸缪的态势,如中央红军的扎西整编、哈达铺整编。会师之后的整编,虽然从总体上来看是缩编,但整编的主动性、前瞻性却是越来越强。例如,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懋功整编、永坪整编、甘泉整编暨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等。

记者:裁减下来的红军各部队指挥员如何面对整编?为什么出现了“干部团”这样的编制?

刘中刚:长征出发时,各路红军总计约18.6万多人,至结束时仅剩5.7万多人,不计途中扩红,长征途中的整编主要为缩编。因此,经常出现部队成建制压缩甚至撤销,许多中高级指挥员降级或转岗。面对这些矛盾,各路各级红军指战员都是坚决服从命令。当时,红军面对的是生死存亡,“改则生,不改则亡”,这一道理特别易于被广大指战员理解和接受,再加上信仰和觉悟,因此整编很少遇到阻力,很少有人考虑“个人利益”。

许多暂时无法安排岗位的部队指挥员,成为了“干部团”的普通一兵。“干部团”是一支极为特殊的部队,该团既要为红军培训后备干部,还要保证中央和军委机关的安全。行军时,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经常走在这支队伍中。“干部团”的指战员一边行军、作战、学习,一边随时准备重新带兵打仗,一旦其他部队因伤亡出现指挥员空缺,他们就马上顶上去指挥。广大红军指战员就是这样对待整编,接受党的考验。

12全文  2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