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长征五里沟口之战:红军2小时打垮敌4个骑兵团(1)

2016-10-17 13:57:18    参考消息  参与评论()人

参考消息网10月13日报道“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首《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收录进了《毛泽东诗词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出版)。该诗写于1935年10月,其中所说的“彭大将军”,正是共和国元帅彭德怀。而诗里提到的“横刀立马”,则是长征后期一场意义重大的作战——吴起镇五里沟口伏击战。

几张报纸定乾坤

攻占腊子口后,红军陕甘支队于1935年9月18日进占甘肃省岷县哈达铺,缴获大批军粮和食盐。该地区敌军兵力薄弱、群众条件好、物资较丰富。红军就地休整,侦察连从当地邮局搞到了一些报纸,改变了历史进程。

几张7至8月间天津出版的《大公报》,刊登了陕北红军的活动情况,其中一张报纸上登载着阎锡山的讲话:“全陕北23县几无一县不赤化,完全赤化者8县,半赤化者10余县。现在共党力量已有不用武力即能扩大区域威势。”报纸还报道,刘志丹的红26军在陕北控制了大片地区,建立了苏区。徐海东的红25军已北出终南山口,威逼西安。

这几张报纸,挽救了中国革命。自1934年10月长征开始,红军脱离根据地后近1年,长途跋涉2万里,一直在寻找新的落脚点;军事行动的战略目的地,也一直在改变:湘西-川黔边(黎平会议,1934年12月)、川西北(遵义会议,1935年1月)、云贵边(扎西会议,1935年2月)、川陕甘(两河口会议),甚至有“与苏联接近的地方”(俄界会议,1935年9月)这样模糊不清的“战略目标”。直到在哈达铺,红军和中国革命才明确了自己的前进方向。

  资料图:描绘中央红军抵达吴起镇的美术作品。

9月22日,红军部队在哈达铺正式完成陕甘支队的改编,将原红1军团编为第1纵队,原红3军团改编为第2纵队,原军委直属部队改编为第3纵队,加强了统一指挥。整编后的陕甘支队声东击西,突破渭河防线,于9月27日进抵甘肃省榜罗镇。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此召开常委会议,决定改变方针,到陕北去和陕北红军会合,保卫和扩大革命根据地,以陕北苏区来领导全国革命。10月,陕甘支队通过岷山,于19日到达吴起镇。

必须切掉的“尾巴”

红军离开甘肃进入陕西,最难堪的自然是蒋介石。作战地图上,中央红军这支红色的箭头,重兵围堵下居然处处绝境逢生,从江西一路杀到陕北,现在就要与陕北红军会合了。

当时,陕甘地区的国民党中央军和地方军阀部队多达数十万,还有被千里迢迢调到“剿共”前线的东北军。蒋介石电令宁夏军阀马鸿逵:“兹令你部骑兵前往堵截,相机包围,予以歼灭。”东北军骑兵军军长何柱国、第37军军长毛炳文也收到了同样电文。

蒋介石的这一部署颇有针对性。骑兵机动性强,适合在广袤的西北地区穿插、冲杀。以骑兵迅猛凶悍的突击能力,对付缺乏重武器、几乎全是步兵的红军,正好以长击短。对于马步芳、马鸿逵等西北军阀来说,追击长途跋涉到“自家地头”的红军,既可以“保土守疆”,又能向蒋介石邀功请赏,算是一笔“好买卖”。

10月18日拂晓,在甘肃何连湾集结的各路敌军骑兵,开始出发追击红军。敌人的“如意算盘”是以主力骑兵为先行,步兵随后跟进支援。一旦前面的骑兵接上火,可先利用机动性与红军缠斗,为后续大部队赶来参战争取时间,以达到“相机包围,予以歼灭”之目的。

123全文  3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