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红军长征中的舆论宣传:为什么威力这么大?

2016-10-17 13:57:32  张放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林开征,重庆警备区原司令员,1915年8月出生于四川省通江县,1933年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三级解放勋章。

云层散开,阳光穿透窗户,病房变得温暖明亮。病床上,101岁老红军林开征手臂上的伤疤在阳光下格外显眼,这是他在长征途中进行“扩红”宣传时,遭遇地方反动武装围攻留下的。这样的伤疤,老人身上还有七八处。

从川北到陕北,多少次流血负伤、多少回挫折考验,林开征和战友们靠什么走过万水千山,取得胜利?

“长征途中,党的主张深入人心,红军士气持续高昂,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红军的政治宣传独具魅力!”林开征老人断断续续的讲述,仿佛将我们带回到了那个火热的年代。

1 他把追求和信仰随标语刻进岩石,也深深刻进了自己的灵魂

1932年冬,一场罕见的大雪过后,大巴山区银装素裹。破草屋内,林开征躺在茅草堆成的“床”上,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脸上写满绝望:由于天气恶劣,很多活没法干,东家决定暂时辞退他。

林开征父母早逝,弟弟被军阀强行拉去参军,杳无音信;为了寻求活路,林开征将妹妹送给好心人,自己来到地主家当长工。如今,他连贱卖劳动力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此时,红四方面军越过大巴山进入川北,地主恶霸闻风而逃。红军进入村庄,并没有像传言中那样挨家要粮、挨户索捐,而是在石壁、墙头、大树上贴了不少标语:“红军是工农自己的武装力量”“红军不拉夫”……这让林开征心里微微一动:这支部队跟过去的军队似乎不一样。

几天后的情景,更是令林开征深感意外。一大早,屋外就传来红军喊话声:“老乡们,发粮食啦……”来到村口,林开征远远看到平地上堆放着几石玉米和大米,几名红军正在分发从地主家搜出来的粮食。林开征赶紧小跑过去,只听一名村民正问红军:“要是地主回来,找我们算账怎么办?”

“我们红军就是保护穷人的,只要有我们在,他们就不敢乱来。”红军宣传队长拿着铁皮卷成的简易扩音器,用洪亮的声音说道:“我们武装起来,就是为了把地主阶级的田地财产分配给贫苦农民,以后大家不交捐,也不用还债……”

红军的宣传让乡亲们逐渐了解了红军,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主动跟红军聊天,领取粮食。

“林开征!林开征!”听到红军战士叫自己的名字,林开征挤出人群,脱下衣服铺在地上准备包粮食,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又迅速收起了衣服,激动地对红军说:“我不要粮,我想跟着你们干,穷人当家做了主人,地主恶霸才不敢回来!”

从此,林开征走上了革命生涯。他在少先营受领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协助战友在家乡通江县至诚镇镌刻标语,宣传红军主张,让更多人了解共产党、了解红军。

林开征和战友们在佛耳崖找到一块巨大的岩壁,花了一个多月时间,镌刻出面积近400平方米的巨型标语“平分土地”,十多公里外清晰可见。这是红军创作的最大的标语,也是林开征的追求和信仰,他将其刻进了岩石,也深深刻进了自己的灵魂。

2 夜谈、号声、油印小报,帮助他成长为真正的红军战士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向西转移,在剑门山前被迫停下脚步。剑门山72峰高耸入云,由北往南只有一条人行道穿过主峰,敌人派出三个团在此设关把守。

由于攻击面狭窄,部队只能派出一个营的兵力担负主攻。敌人兵力、武器、地势都占优势,这注定是一场恶仗。林开征第一次遇见这样的阵势,心里紧张,进攻前夜搂着枪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害怕啦?”班长问。知道自己的心事被看穿,林开征也不隐瞒:“听说这一仗很不好打,你说我们会不会牺牲?”

“只要能消灭敌人,死了也值得。刘湘围攻苏区时,我们连里10多名同志为了迟滞敌人,完成任务后坚守阵地不撤,最后都牺牲了……”班长坐起身,认真跟林开征聊了起来。

屋外树影摇曳,虫儿低鸣,林开征的心里逐渐安定下来。虽然有思想准备,但战斗的惨烈还是让林开征一时难以适应。狭窄的进攻面上,不断有冲锋的红军倒下。敌人一发炮弹过来,附近的人就变得血肉模糊,许多战友牺牲后,连身份都无法辨别。

硝烟中,司号员迎着炮火吹响冲锋号,敌人一排子弹打过来,司号员倒下了,很快又有另一名战士捡起冲锋号……血红色的丝带在战场的热浪中飘舞,号声穿透隆隆炮声冲向山巅,听得林开征热血沸腾。

经过三次冲锋,胜利的红旗终于插上了剑门山主峰。红四方面军油印的小报对剑门山战斗进行了报道。林开征把报纸看了又看,然后对折成小块,小心地放进上衣口袋,这张报纸,一直伴他走完长征路。

“那场战斗后,我才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红军战士。”说完,林开征老人陷入了久久的回忆中。

3 他在炮火硝烟中对敌喊话,不少白军士兵倒戈投诚

1935年8月,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后,历经千辛万苦走出草原。敌人派遣49师向包座增援,欲将红军阻止在包座河一线。

北上甘南,包座是必经之地。红军决定采用围点打援的战术歼灭敌人,打通北上通道。围歼据点求吉寺的任务,落到了林开征和战友们身上。

求吉寺山险林密,筑有集群式碉堡,重武器用不上,轻武器不管用,战斗从晚上进行到清晨,始终无法拿下据点。战友们都开始着急:这个点攻不下,要是敌人援军赶到,搞不好反被人家“包了饺子”。

“这个家伙偷偷从据点溜出来刺探情况,被我们抓住了。”这时,两名红军押着一个敌军士兵从前沿阵地下来。听说抓了俘虏,红10师28团的领导都过来了,想了解据点里面的情况。

“不要害怕,我们红军优待俘虏。你叫什么名字?”团长问。

“我叫牛儿。为了家人不挨饿,家里拿我跟地主家换了一头牛。”俘虏小心地说。

短暂沉默后,团长拉着牛儿的手,动情地说:“我们都是穷苦子弟,红军就是要打倒压迫剥削我们的人……”

慢慢地,牛儿向红军讲述了据点内的情况:那里的白军大多来自贫苦家庭,长期遭受军阀长官压迫,军心原本就不稳定,加之援军一直未到,据点内敌人信心已经开始动摇。

指挥员当即决定,加强进攻火力,同时开展阵前喊话。林开征拿着简易扩音器,匍匐到一个小土坡,朝据点内大喊:“穷人不打穷人,不要为富人卖命”“穷人不为狗地主保家守财”……

喊话持续两个多小时。正午时分,100多名残敌主动走出碉堡投降。随后,红军顺利拿下包座内据点,将敌49师全部消灭在支援途中。在我军强大思想攻势下,包括牛儿在内的不少白军士兵加入了红军。

牛儿后来在百丈关战役中牺牲了,林开征听说他作战非常勇敢,次次都冲在前面。

“国民党非常害怕红军的舆论宣传和政治攻势。”林开征告诉我们,国民党官员曾在给上司的报告中说:“共产党对于宣传工作尤为注意,标语之多,满街满衢,门窗户壁,书无隙地。人心归附,如水下倾。”

敌人害怕的,就是我们要做的,80多年过去,林开征对此坚定执着。如今,林开征还偶尔会朗诵几句《活捉田颂尧》的句子,老人希望这样的思想武器,在一代代后人中传递下去。

(责任编辑:张海潮)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