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二世而亡的秦帝国:秦制确立前的最后牺牲品(1)

2016-10-11 13:36:31    环球网  参与评论()人

  陈胜吴广(资料图)

困境

公元前二一一年,秦帝国已统一达十年之久。这一年,在帝国的东郡(今河南濮阳一带)落下一块陨石。陨石上竟赫然刻着:始皇死而地分。借由这块天降之物,新帝国将要灭亡似乎已经是愚夫愚妇都知道的了,上苍既已降下诏令了,还有假吗?

陨石事件震惊了帝国的朝堂,御史们采取了果断的行动,在推问无效的情况下,根据帝国的连坐法,周边的潜在乱民被尽数诛灭。事件在表面上暂时告一段落。在这起准图谶事件中,皇帝应该会想起,五年前卢生出海后所献上的《录图书》,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亡秦者胡也”。当时,始皇帝唯一的心病只剩下胡人。

统一以来,皇帝已经采取了有力的措施各方弹压,以对抗捏造出来的所谓天意背后真实的内忧外患。郡县制已经取代了封建。律法、度量、文字乃至车轨都被置于同一的标准之下。新的天命体现已经用帝号与五德建立起来,皇帝也履行了封禅的宗教责任。兵器被收集熔化重铸成金人放置在帝国的心脏。皇帝四处出巡,考察帝国的疆域。重农力耕作为被证明有效的政策,被推广到整个帝国的领域。法家已经被作为帝国的正统思想加以确立,号召全国“以吏为师”,学习律法。蒙恬的大军已经多次击败匈奴,长城与直道已经修建起来,有效的辅助帝国的进攻与防御。全国各地豪杰们被有条不紊地徙往咸阳,可以用来监视备边东伐。

帝国的制度似乎已经建立起来,“秦虽旧邦,其命维新”,维新下的帝国将跳出分封制下“战斗不休”的宿命轮回。商汤伐桀、武王伐桀的篡夺悲剧将不再上演。帝国将在新制度的维系下,获得内在的自信,并以强大统一的姿态对抗北胡南蛮,“传之无穷”。心满意固的皇帝,借李斯的手笔在全国各地立下石碑,歌颂这有史以来开天辟地的创举:“追念乱世,分土建邦,以开争理。功战日作,流血于野,自泰古始。世无万数,陁及五帝,莫能禁止。乃今皇帝,一家天下,兵不复起。灾害灭除,黔首康定,利泽长久。”

然而这还不够,因为现在在这块陨石上刻着的字昭示着在二个五年计划之后,这个国家中仍然潜伏着阴谋分子,他们懂得运用天意,擅长蛊惑人心,他们是旧六国的残余,失业的游士,甚至帝国的官僚。他们作为东方先进文化的代表,本能地抵制秦国的制度,视之位蛮夷残暴。他们妄图在皇帝死后颠覆已然确立的郡县制,重新恢复古旧的封建邦国,将天下再次带入“流血于野”的黑暗时代。新制度下的帝国的心病不再只是胡人,因为分裂的罗网正在帝国的各处编织。

种种突发事态似乎也正印证着这种不详,皇帝在博浪沙被铁椎狙击,“重百二十斤”,至今凶手尚未落网。卢生,皇帝曾尊赐甚厚的人竟公开诽谤皇帝,“以乱黔首”,被察觉后竟然出逃不知所踪。帝国的太子公开地为是古非今的儒家反对派说话,违背帝国独尊法家的既定政策,不得已发往边境进行锻炼。二号接班人胡亥虽然贴心,却缺少政治斗争才能,如果由他继承,恐怕不免会成为虎狼大臣的傀儡。而帝国的民众还未来得及更新一代人,“秦灭六国,父兄有天下,子弟为匹夫,当时人视之,实为变局而非常理”。

陨石预言着皇帝将死,而皇帝确实也在第二年驾崩,这似乎寓示着陨石刻字很有可能是熟悉皇帝身体状况的亲近臣工。不论如何,峣峣者易折,皇帝的性命已经走到尽头了,所有的这些问题是没时间加以解决了。公元二一零年,始皇帝崩于沙丘平台。秦帝国及其制度也开始跟着始皇帝一起被埋入骊山的地宫中。

1234全文  4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