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悲乎,松毛岭?壮哉,长征前的最后血战!(1)

2016-09-09 15:29:34  刘汝山 朱志刚 丁俊峰 人民前线微信公众号    参与评论()人

8月29日,人民前线微信公众号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采访活动正式开始。30日,新媒体记者刘汝山、朱志刚走进红军长征第一村、登上松毛岭,实地采访和记录那场发生在长征前的最后血战。

“风吹竹叶响叮当,自动报名上前方,松毛岭上杀敌去,杀得敌人一扫光”……8月30日,在福建长汀“红军长征第一村”中复村,跨过“红军桥”沿街向前走约200米,我们找到了当地有名的客家山歌妹——蔡火妹。她说,在松毛岭这块红土地上,很多客家人都会唱这样的山歌,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山歌的内容依然如故,每每唱来都会被当年军民共同抗敌的故事深深地感动。

“松毛岭上红旗飘,红军战士逞英豪,岭下人民齐支持,军民合作阵地牢。”“鸡啼三遍就天光,起床做饭送亲郎。亲郎离家参军去,保卫苏区最光荣。”……随行的长汀县“红军长征第一村”国家国防教育基地义务讲解员钟鸣老哥也是唱山歌的高手,他说,山歌里唱的正是当年松毛岭血战的情景,从1934年9月23日到30日,七天七夜,誓死抗敌,惨烈异常。

记者看见,摆着琳琅满目小商品的街道两侧,悬挂着一面面小红旗。钟鸣老哥指着一面绣着特殊图案的红旗说,那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旗,在苏区时这样的旗子挂满了街道。

从这里经“红军桥”到长征零公里处,别看现在是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可当年却是极其重要的红军作战通道,因此在这里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感人故事。

壮丽的“生命等高线”

  至今依然清晰的“生命等高线”

钟鸣老哥带我们走上“红军桥”,在桥中的一根实木柱子前驻足,他指着一条明显的横道说,这条线叫“生命等高线”,距地面1.5米,当年只有个头超过这条线的男孩才能当红军。这一高度是根据当年汉阳造步枪加枪刺的高度而定的,也就是为了战士背上枪奔跑时枪托不砸脚。而当时对于很多参加红军的孩子来说,达到了这一标准就意味着牺牲。松毛岭一战,那些十四五岁积极要求参加红军打白匪的孩子,有的领上一顶军帽就上前线了,其中不少战士上去一两个小时就牺牲了,有的甚至没有登记下名字。

保卫汀州!保卫瑞京(今瑞金)!松毛岭是长汀南部的一座大山,也是当时中央苏区的东大门,因此保卫松毛岭就是保卫党中央。虽然这场惨烈的战役原本并不该这样打,它是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中,博古、李德独断执行极左教条军事主义,用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的战术,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军事策略的恶果,但从1934年6月开始,在松毛岭中段要冲全线构筑工事,至8月底集结红一、九军团、红独立二十四师及地方部队、红屋区民工共3万余人,还毅然决然地开始了这场长征前的最后血战。

  松毛岭战役战前动员

而经过1934年3月第四次“围剿”惨败的国民党反动派,已开始组织第五次“围剿”中央苏维埃政府的战役,动用100万军队、200多架飞机,采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筑路推进”的铁桶战术,妄图一举消灭红军和党中央。8月中旬,由松毛岭东正面永安-连城、朋口-龙岩一线,集结6个整编师、1个炮兵团、1个汽车团、1个轰炸机中队共10余万兵力,向松毛岭进逼。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