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红25军长征“血战”独树镇:变形刺刀铸威名

2016-08-26 14:04:26  张啸 李兵峰 马艺  新华网  参与评论()人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题:“血战”独树镇:变形刺刀铸威名

张啸、李兵峰、马艺

今天,当人们走进豫西伏牛山区,来到名不见经传的河南省方城县独树镇,要不是七里岗上那把25米高的变形刺刀——红25军血战独树镇纪念碑,许多人或许不会知道,82年前的这里,红军与国民党军发生了一场殊死血战。

1934年11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在鄂豫皖根据地坚持斗争的红25军,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

在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等人的率领下,他们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跳出了敌军在桐柏山区的包围圈,计划越过许(昌)南(阳)公路,进入伏牛山区创建新的根据地。

国民党第40军军长庞炳勋判断红军“似有经象河关及叶县方城间独树镇、保安寨西窜模样,仍为西窜企图”。据此,他命令其第115旅在红军的必经之地方城县独树镇七里岗和砚山铺一带截击,同时令其骑兵团南下保安寨配合堵截,骑兵第5师等也扑向这里“围剿”。

11月26日,国民党军第115旅和骑兵团抢先到达独树镇一带,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准备拦截红军。

初冬时节,恰遇寒流袭来,北风呼啸,寒风凛冽,风雪交加。红军战士身着冰冷湿透的单军装,冻得浑身哆嗦。当日13时,正当先头部队按计划准备跨过许南公路时,突然遭到敌人的猛烈袭击。

敌人预有埋伏,而红军官兵因天气严寒,手指被冻僵,拉不开枪栓,加之能见度低、地形开阔、无阵地依托,一时陷入混乱,被迫后撤。敌人乘势发起攻击,并实施两翼包围,情况危在旦夕。

危急时刻,吴焕先从后面赶上来,大声疾呼:“同志们,就地卧倒,坚决顶住敌人,决不能后退!”看到军政委冲上来了,红军官兵立即卧倒在泥水里顽强抗击敌人。

吴焕先从交通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高声呼喊:“同志们,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候,决不能后退!共产党员跟我来!”战士们热血沸腾,上好刺刀、拔出大刀,爬起身来跟着吴焕先冲上去,与敌人展开肉搏战。经过激战,红军初步稳定了战局。

这时,徐海东率后梯队跑步赶到,投入战斗。官兵们点燃一处小草垛,轮流烘手烤枪,几十挺机枪、数百支步枪这才一齐怒吼起来,终于打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随后几番激战,红军仍未能打开突围缺口,双方形成对峙局面。

天黑以后,风雪交加,狂风大作,敌情仍然严重:前、左、右均有围堵敌人,后有敌骑兵第5师等部队即将扑来。我军孤军作战,且又在地形平坦、人生地疏的地区,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没。

为避免腹背受敌,军领导决定连夜突围。部队连夜冒雨穿过敌人缝隙,绕道急行,在当地群众的引领下,从保安寨沈庄附近越过许南公路,进入伏牛山区,终于跳出敌人包围圈。

独树镇一战,红25军伤亡十分之一。这些烈士遗体后来都埋在七里岗战场西北的一个大坑中。上世纪60年代,当地修路时,老百姓从这里移出了满满一大坑烈士遗骨。

红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七里岗的山坡和土地,开辟了一条红25军的“生死血路”,铸就了红军的不朽威名。1935年9月,这支从血战中冲杀出来的英雄部队先期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为迎接党中央和主力红军北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今天,数百名红军烈士长眠在七里岗,他们用鲜血铸就的那柄变形的刺刀,永远高高矗立,为后人吟唱出革命英雄主义的史诗,也在昭示来者永远不忘那段艰苦卓绝的历史。

  红25军长征路线图

(责任编辑:张海潮)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