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毛泽东评日军:战术颇有高明之处 战略战役不行(1)

2015-05-29 14:01:52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毛泽东评日军:战术颇有高明之处 战略战役不行

本文摘自:《北京日报》2015年5月25日第22、版,作者:曹应旺,原题:《“一篇持久重新读,眼底吴钩看不休”》

毛泽东一生著述丰富。《毛泽东选集》四卷中的二、三两卷是抗日战争时期的著作。从数量上看,其中绝大部分内容是:研究如何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争取民族解放和民主革命的胜利;从质量上看,毛泽东著作中一些重要代表作基本上是在抗日战争中形成的。这里重点谈一谈毛泽东关于抗日战争方面的两篇重要代表作:《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论持久战》是把握全局、预见未来、克敌制胜的战略性著作

《论持久战》是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的讲演稿。文章总结了抗战以来的经验,深入分析了敌强我弱、敌小我大、敌退步我进步、敌寡助我多助的矛盾特点,批驳了“亡国论”和“速胜论”的错误观点,阐明了中国不会亡,也不能速胜,抗日战争是持久战,最后胜利属于中国的道理。

1、《论持久战》是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写出来的

比如,毛泽东分析:日本军队的长处,不但在其武器,还在其官兵的教养--其组织性;而中国的情况,他指出:“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所以,“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再比如,毛泽东分析了卢沟桥事变以来日本在十个月侵略战争中是弱于战略、强于战术,“敌人的战略战役指挥许多不行,但其战斗指挥,即部队战术和小兵团战术,却颇有高明之处,这一点我们应该向他学习”。

文章分析抗日战争的持久战需要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他指出:“这个第二阶段是整个战争的过渡阶段,也将是最困难的时期,然而它是转变的枢纽。中国将变为独立国,还是沦为殖民地,不决定于第一阶段大城市之是否丧失,而决定于第二阶段全民族努力的程度。如能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和坚持持久战,中国将在此阶段中获得转弱为强的力量。”毛泽东在文中还分析了怎样进行持久战的问题,阐明能动性在战争中的作用,战争和政治的关系,实行持久战的战略所应采取的具体作战方针、作战原则和作战形式等。他指出:在第一和第二阶段即敌之进攻和保守阶段中,应该是战略防御中的战役和战斗的进攻战,战略持久中的战役和战斗的速决战,战略内线中的战役和战斗的外线作战。在第三阶段中,应该是战略的反攻战。整个抗日战争中,中国将不会以阵地战为主要形式,主要和重要的形式是运动战和游击战。

2、《论持久战》是把握全局、预见未来、克敌制胜的战略性著作

历史事实证明:《论持久战》是把握全局、预见未来、克敌制胜的战略性著作。第一,抗日战争确实是按照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这样三个阶段发展的。第二,《论持久战》预测战略相持阶段:日本威胁南洋和威胁西伯利亚,将较之过去更加严重,甚至爆发新的战争;日本地主资产阶级的野心是很大的,为了南攻南洋群岛、北攻西伯利亚起见,采取中间突破的方针,先打中国;日本打了中国之后,如果中国的抗战还没有给日本以致命的打击,日本还有足够力量的话,它一定还要打南洋或者西伯利亚,甚或两处都打;“欧洲战争一起来,它就会干这一手;日本统治者的如意算盘是打得非常之大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完全证实了这一预见的正确性。

《论持久战》进一步发展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提出的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思想,把坚持统一战线作为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政治路线;更是进一步发展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军事思想,从实际出发、从特殊性出发来研究抗日战争的规律,把坚持持久战的战略作为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军事路线。

3、《论持久战》从思想上武装了很多人

毛泽东本人很看重《论持久战》这部著作。据何其芳回忆,1961年1月23日,应毛泽东之邀,何其芳到中南海毛泽东住处讨论写《不怕鬼的故事》的序文,其间毛泽东谈起国家大事时说:“第一次大革命为什么没有成功,是因为缺少舆论准备。抗日战争时期,有《论持久战》和《新民主主义论》,就有了准备。”

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影响了很多的人,也从思想上武装了很多的人。林默涵回忆在《解放》周刊读到《论持久战》的情景时说:“我看到的时间也就是1938年七八月的样子。我是在武汉郊区的山上一口气读完的。越看心里越亮堂,越看越高兴。中国不会亡,但也不会速胜。我从心底里呼出了这句话。”“当时奇怪得很,仿佛自己换了个人一样,由茫然变得有信心了。”于是,林默涵1938年去了延安。他回忆说:“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是那一年发表的,它在最关键的时刻发挥了最关键的作用,指出了抗战的前途和国家的命运,也使我的思想产生了一次最大的变化。我就是因为看了《论持久战》,才萌发了去延安的愿望。”

叶剑英元帅在抗日战争胜利20周年时重读《论持久战》,曾作《七律·重读毛主席〈论持久战〉》诗一首,最后两句是:“一篇持久重新读,眼底吴钩看不休”。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