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强汉盛唐在西域修建烽燧:维护丝绸之路行旅安全(1)

2015-05-27 10:09:53    新华网  参与评论()人

罗布泊地区烽火台——脱西克吐尔烽燧

罗布泊地区烽火台——脱西克吐尔烽燧

烽燧(唐称堠)是古代国防及军事活动中有关侦察、警备、通讯等设施的制度,在边防和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司马迁生动描绘周幽王游骊山“烽火戏诸侯”,玩火自焚,引来杀身之祸。实际上烽燧制度形成于汉,发展完善于唐。无独有偶,自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派张骞出使大月氏,凿空西域,随后令霍去病将匈奴逐出河西,于元鼎六年(前111年)置敦煌等河西四郡,开通陆上丝绸之路,丝路亦是形成于汉,发展繁荣于盛唐,与烽燧的发展历史相契合,其中原委如何呢?

汉唐是中国古代最开放的朝代,汉武帝用武力辅以外交开通丝绸之路,打开中华与外部经济文化交流的窗口,中外使节、商贾不绝于道;同时丝路又是汉经营西域的军事要道。因此,汉在丝路上建置烽燧,行侦察、通讯、警戒治安,捉拿盗匪的职能。换言之,烽燧是保证丝绸之路畅通的重要军事设施之一。有路就有烽,相辅相存,不可分割。

当我翻开三赴河西(甘肃)、三赴西域(新疆)考察丝绸古道的日记,记有敦煌西北80公里小方盘城遣址(汉玉门关址),侧近有烽火台及放烽的积薪遗存,扼玉门通西域的北道;敦煌城南30公里的南湖古董滩上有阳关遗址右侧墩墩山烽燧,锁通西域的南道,登上墩墩山向西远眺,丝路湮没在浩瀚的戈壁滩上,仿佛于阗古城在天际时隐时现。

1998年9月15日,我乘车从天山深处的克孜尔向南穿越天山峡谷,层峦叠嶂,群峰嵯峨,自然天成的古道盖上今人修饰成的公路在山中盘旋。出峡谷辖口抵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在公路东侧耸立一座汉代烽燧,呈长方形,高13.5m, 东西长6m ,南北宽4.5m,上存瞭望楼。考其方位在库车城西北10公里盐水河谷东岸戈壁台地上,它北靠克孜尔尕哈千佛洞;东约13公里处乃确尔达格山南麓铜厂河谷,有魏晋时代的佛教圣地--苏巴什佛寺遗址见存,它正如玄奘《大唐西域记》称:夹河两岸东西“昭怙厘寺”;西约30公里库木吐拉古城及临河依山的库木吐拉千佛洞。它北扼天山要隘,南锁大漠,捍卫东西交通的安全,两千年来仍然屹立在丝绸之路上。

必须说明,汉武帝设置烽燧的方略,主要布局在东自马邑、五原经居延、酒泉,西终敦煌玉门关的长城一线,以防御匈奴入侵。桑弘羊与丞相、御史曾奏言在西域置亭燧。武帝下诏称:请轮台,“欲起亭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联不忍闻”(《资治通鉴》卷22)。未予采纳。嗣后,汉宣帝神爵三年(前59年)任郑吉为西域都护,治乌垒城(一说在轮台城,一说在轮台县东北之策大雅),“汉之号令班西域矣,始自张骞而成于郑吉”(《汉书·郑吉传》)。然而终汉一代乃仍武帝之制,在西域没有广置亭燧,仅只在东起玉门、阳关、罗布淖尔,西至库车的丝绸之路上设置烽燧。这就是今人在新疆丝路古道之外罕见汉烽燧的原因。

唐朝开疆拓地,西边的疆界直达西域的碎叶,而在西域(今新疆)天山南北地区,沙漠与绿洲相间,置州与羁縻州,军防只能以城镇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布局军镇戍守捉与烽堠,控制丝绸之路要道。譬如伊州(今哈密)屯驻伊吾军,下置罗护等镇及26烽堠、2烽铺,东与河西、北与庭州、西与西州烽堠相接,保卫天山东部丝路北中二道的安全。唐文书所见“苜蓿烽”在伊吾军管内,天宝未,岑参为伊西北庭度支副使,可能巡视到此,《题苜蓿峰寄家人》有云:“苜蓿峰边逢立春”(《全唐诗》卷201,凡文中诗皆引自《全唐诗》,下不号注)。可见苜蓿烽似当在伊州至庭州的丝路北道之上。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