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正文

邓萍:遵义城下牺牲的红三军团参谋长

2016-08-26 16:45:46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邓萍:遵义城下牺牲的红三军团参谋长

邓萍:遵义城下牺牲的红三军团参谋长

邓萍同志的遗物:毛衣碎片

邓萍同志的遗物:毛衣碎片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珍贵文物中,收藏有红军长征途中牺牲的最高级别指挥员—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留下的一些遗物:毛衣碎片、锈迹斑斑的金属衣扣、皮带扣、鞋底等。睹物思人,这些71年前邓萍烈士鲜血染红过的遗物,如今虽然陈旧,但它们却见证了长征途中痛心的一幕。

1935年2月25日,红军攻占娄山关。军委指示红1、3军团应趁敌人喘息未定,跟踪追击再克遵义。红1、3军团以雷霆万钧之势向遵义方向迅猛推进。在追击黔军南逃的战斗中,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带领部队,一鼓作气抢占了遵义新城及城边村落。

遵义城当时分为新城和老城,以一条河流为界。新城在东,没有城墙;老城在西,筑有内外城墙。27日黄昏,邓萍与红11团政委张爱萍、团参谋长兰国清一起,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率领部队前进到老城北门外的前沿阵地。先把部队安置好后,他们3人一个接一个地跳到距城墙10余米的小河左岸,这里有一个隐蔽的小土墩儿。邓萍居中,张爱萍、兰国清分列两侧。他们紧凑地匍匐在草丛中,举着望远镜观察地形及敌人的守城布防,部署夜间战斗。富有作战经验的邓萍,很快发现了一条便于部队前进的通道,他说:“先派1个营过河去,沿着河坡就可以接近城墙。”张爱萍立即派3营过河。接着,张爱萍又建议让侦察排也过河,警戒在新城通老城的大桥边,防止万一敌人发现我军行动,我军可以牢牢控制渡河点。邓萍赞同道:“可以!侦察排动作一定要迅速!”

邓萍等人继续用望远镜观察。这时,邓萍发现3营好像有一部分人正在爬城墙。他用着急的口气说道:“哪个要他们去爬城墙,接近城墙隐蔽起来就行嘛。”正在张爱萍想办法命令3营尽快停止爬墙时,忽见3营的部分官兵又一个个爬了回来。不久,一位年轻活泼的战士跑了过来:“报告首长,我们营长说:‘是两堵城墙,我们3营爬进去一连多人又出来了。’”邓萍关切地问道:“你是谁?”“我是3营通信员。”通信员立正回答。邓萍迅速从随身携带的小本上撕下一张纸,简短地写了几行字后交给通信员,并叮嘱道:“把这信带去。告诉你们营长,队伍不要撤回来。”兰国清又补充道:“准备今晚爬城墙啊!”小通信员行了一个军礼,飞跑而去。邓萍又对张、兰两人说:“你们先钳制守城之敌,待军团主力到达后,今夜发起总攻,一定要在明天拂晓前拿下遵义,情况紧急,明天增援遵义的薛岳部就可能赶到……”话未说完,由于刚刚离开的通信员引起了城墙上敌军的注意,敌人向这里胡乱地放枪,一发流弹射中邓萍头部,他倒在张爱萍的右臂上,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张爱萍的衣襟。

军团长彭德怀是从张爱萍打来的电话里得知邓萍牺牲的噩耗的。他一时如五雷轰顶,惊呆了。想到和自己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得力助手突然离去,两行热泪滚落而下。为了迅速拿下遵义城,邓萍主动要求随担任前卫任务的红11团行动。昨天早晨,他们在娄山关握手道别。彭德怀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惯常的握手竟成了永诀。

邓萍的遗体被安放在一块背风的洼地里,一盏风雨灯挂在一棵小树上,发出昏黄的光。彭德怀轻轻揭开盖在邓萍身上的白布被单,默默地注视着战友苍白的遗容,心如刀绞。他掏出手巾,小心翼翼地为邓萍擦去脸上的血迹和尘土,然后低头默哀。四周一片寂静,流水声都听得十分分明,这是恶战前短暂的寂静。彭德怀慢慢抬起头来,小声对张爱萍说:“给参谋长换身新军装,如果没有,到总供给部去领,就说是我说的。”

回到指挥所后,彭德怀立刻给各部队下达了攻城命令,他手拿着电话筒几乎在吼:“拿下遵义城,为参谋长报仇!”

临近拂晓,遵义老城终于被红军攻下。邓萍烈士的遗体,被安葬在紧挨着遵义城的小龙山。

战后,张爱萍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挥笔写下挽诗一首:

长夜沉沉何时旦?

黄埔习武求经典。

北伐讨贼冒弹雨,

平江起义助烽焰。

“围剿”粉碎苦运筹,

长征转战肩重担。

遵义城下洒热血,

三军征途哭奇男。

红军离开遵义后,国民党军队及当地反动政府对邓萍烈士墓进行了多次破坏,他们将邓萍烈士的遗体从土墓中挖出来,抛尸山野。然而,当地革命群众却冒着生命危险,在半夜里悄悄将邓萍烈士的遗体秘密掩埋。新中国成立后,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人民政府重新找到了邓萍烈士的遗骸,迁葬在青松覆盖、绿水环绕的凤凰山上。彭德怀亲自修订了邓萍的简历;张爱萍亲笔为邓萍烈士撰写了墓志铭。移墓时发现的邓萍烈士遗物,被军事博物馆收藏,以作对烈士永远的纪念。

(责任编辑:苏鹏宇)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