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评论精选 > 网友前线 > 正文

印巴分治的锅不能全让英国背!甘地尼赫鲁都跑不了

2017-09-08 15:52:09  卞海  经略网刊  参与评论()人

在当下的故事中,尼赫鲁已取代甘地,成为故事的主角。尼赫鲁并不是印度教的真正信奉者,但他如同甘地一样,经常将宗教与民族相混同,而这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国大党所论述的印度的“民族性”中,没有穆斯林立足之地。而这就为印巴分治埋下了基础。

在二战结束后,大英帝国已经无力阻止印度的独立了。安德森举了一个数字:在荷属东印度,殖民者与土著的比例是1:200,在越南,法国殖民者与土著的比例是1:475,但在英属印度,这个比例是1:3650。英国人继续持有印度的难度可想而知。与其继续耗费统治成本,还不如体面地退出。然而,安德森要问的是,如果南亚次大陆的独立是必然的话,它的分治也是必然的吗?

首先来看19世纪以来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关系。1857-1859年的印度兵变从穆斯林士兵开始,导致英国殖民者将穆斯林视为他们在南亚统治的臣民中最危险的一部分。但到了世纪之交,随着印度教民族主义兴起,英国殖民者又将穆斯林视为可以牵制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力量,为他们设立了一些相对独立的选区。但英国殖民者还是有意维持平衡,并不希望两个群体之间出现仇杀。

二战爆发之后,国大党高层反对英国总督参战,要求其在各省政府中的党员辞职,这就造成了一个权力真空,而全印穆斯林联盟(1906年成立)领导人穆罕默德·阿里·真纳(后来的巴基斯坦国父)由于支持英国参战,因此取得了一定政治地位。1940年,真纳在拉合尔提出,印度有两个民族,而不只是一个,印度的独立需要给予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以某些保障。真纳根本没有提及“巴基斯坦”这个词。考虑到大量穆斯林与印度教徒混居,真纳的主张十分谨慎。而尼赫鲁则长期坚持印度并没有民族冲突,认为国大党已经很好地代表了民意。

蒙巴顿夫人与风流倜傥的尼赫鲁(《总督之屋》剧照)

1945年6月,尼赫鲁和其他国大党领导人被从监狱里放出来。在当年冬季的选举中,国大党的领导人很惊讶地发现真纳在二战期间已经大大扩张了穆斯林联盟的力量,穆斯林联盟在印度穆斯林中已经取得了国大党在印度教徒中的代表地位。

1946年,英国工党政府派出的内阁使团与印度各派政治势力讨论印度的自治事宜,提出的方案与真纳的拉合尔倡议在精神上接近。国大党和穆斯林联盟一开始都接受了这个方案。但是,尼赫鲁突然撕毁协议,要求重新谈判。这个决定非常个人化,甚至他的党内同志帕特尔都觉得不可思议。作为报复,真纳宣布穆斯林的忍耐已经到头。在加尔各答等地发生了骚乱,穆斯林和印度教徒相互屠杀,但最终有更多的穆斯林被杀。

印度总督韦维尔子爵召集了一个临时政府,以尼赫鲁为总理,帕特尔为内政部长,真纳的代表担任了财政部长。新政府里面国大党和穆斯林联盟势力继续内斗。最后,伦敦的工党政府首相艾德礼宣布将使印度在1948年获得独立,派遣路易斯·蒙巴顿担任印度总督,处理最后的独立事务。

穆斯林领导人真纳

在伦敦的工党政府看来,国大党政府的观念与它自己更近,费边社与尼赫鲁有长期联系。英国将原来碎片化的南亚次大陆统合起来,现在撤退在即,殖民者有这样一种心理: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希望保留自己的作品的完整性。而且,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如果南亚次大陆分裂,很可能会导致苏联势力在这一地区的增长。因此,不仅是英国,而且是整个西方的战略利益都需要一个统一的印度。因此,蒙巴顿当时的倾向,是支持一个统一的、保留为英联邦成员国的印度。

印度总督蒙巴顿和国大党走得近,除了尼赫鲁与英国的特殊关系之外,还有一则带颜色的插曲——蒙巴顿的夫人埃德温娜成为了尼赫鲁的女朋友,而且虽然蒙巴顿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但毫不介意。安德森在文中对此点到为止。介于这则桃色新闻的刺激程度,我们在此略作展开。

蒙巴顿和他的夫人在感情上早已经有不少问题。他很可能是一个双性恋,在某些圈子里还流传着“蒙巴顿的屁股”的说法;而他的夫人也早就已经红杏出墙。尼赫鲁跟蒙巴顿夫人好上之后,蒙巴顿夫人的脾气变好了,蒙巴顿大概觉得这样也不错,所以三个人心照不宣地维持着这样一种奇怪的关系——这是不是进一步印证腐国之腐呢?近年有部美国电影《总督之屋》( Viceroy's House)拍摄时,印度政府即加以干预,禁止损害尼赫鲁的形象。

蒙巴顿、尼赫鲁甚至伦敦的艾德礼首相都对真纳很不爽,私下里有很多贬斥之词。但当蒙巴顿目睹北方邦的族群仇杀之后,他意识到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仇恨已经很难化解,分治或许是不可避免了。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分。而真纳此时已经开始打出他在1943年不愿意接受的巴基斯坦旗号,他的意图未必是分离,应该还是希望英国人从中协调,保障穆斯林的自治权利,同时又有一个权力比较弱的中央政府。艾德礼政府派遣的内阁使团制定的方案与此精神相近,但尼赫鲁不接受这个方案,认为它损害到了国大党对于中央政权的控制和对印度民族的代表,与其接受这个方案,还不如接受分治,然后在混乱中获取最大利益——所以安德森评论道:当穆斯林联盟说分治的时候,真纳想的是邦联;当国大党说统一的时候,尼赫鲁想的是分离。

让蒙巴顿发愁的是,印巴如果分治,穆斯林联盟能够接受成为英联邦的一个自治领,但是国大党早就从1928年以来就拒绝成为自治领,南亚次大陆最大的独立国家退出英联邦,这让大英帝国面子上不太好看。这时候,他的下属、国大党领导帕特尔的盟友V.P.Menon提出一个方案,建议给分治中给国大党更多的利益,但要求独立的印度保留在英联邦之内。同时,可以扔出国大党很少染指的印度土邦,给真纳某些补偿。蒙巴顿听到这个方案喜出望外。他在与尼赫鲁沟通时,引起了后者的一些不满,同样是V.P.Menon出场,修改方案,满足了尼赫鲁的要求。

1234...全文 5 下一页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