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评论精选 > 网友前线 > 正文

《大宪章》与“民主自由” 一个延续了八百年的谎言

2017-08-11 16:10:23  北山浮生    参与评论()人

能够体现“根据自己的需求解释法律”的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柯克本人将《大宪章》作为神圣的法典,但也不妨碍他在一次国会扭打中抢出《大宪章》文本,并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里面添加了十三世纪的贵族根本不会想到的“文献权”,作为自古以来“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传统。

从前面的若干篇文章(《中世纪的英格兰是如何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图穷匕见!英国国王终于被调教为罗马教皇的忠狗》、《明明是法军击败德军,为何英国国王却成为最大输家?》《英国煽风点火引发冲突的“祖传绝技”,到底是谁教的?》《大宪章》的诞生过程,居然成为后世推销民主的标准套路?》)中,我们了解了《大宪章》产生的来龙去脉,再看这份文件,要说它是一些人所说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观念的先驱,实属牵强到姥姥家了。

我们先看看西方一些没有被政治目的蒙蔽良心的学者是如何说的吧。

梵蒂冈于《大宪章》八百周年纪念(2015年)之际,严厉批评道:“《大宪章》享有夸张的声誉(Magna Carta……enjoyed an exaggerated reputation)。”它代表着“贵族的私利”(the selfish interests of the baronage),虚假地宣称自由社会。《大宪章》这一天创造了我们的“假民主”,而真正地奴役人类……。(The false claims of a Free Society and creation of our “Fake Democracy” to this day, came from the Magna Carta true enslavement of Humanity……)。(自从脱离了政治角逐,天主教开始变成了爱与宽恕的宗教,梵蒂冈的话也可以听一听了。约翰 保罗二世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公开承认天主教会的过错及寻求宽恕的教皇,在访问乌克兰时为天主教在历史上迫害过东正教徒而公开谢罪,在访问叙利亚时为十字军东征、侵入穆斯林的国土表示忏悔。更难能可贵的是,约翰 保罗二世还公开承认天主教在中世纪压制科学的错误。不过,他也差点被一名土耳其刺客暗杀)

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吉尔·莱波雷指出:“《大宪章》的重要性通常被歪曲地夸大了。”(Magna Carta’s significance has often been overstated, its meaning distorted.)。

英国学者文森特·琼斯(Vincent Jones)说道:当局无耻地纪念“民主(大宪章)八百周年”!请想想,在它之下,英国贵族政治的罪恶行径:“在《大宪章》的第二个世纪,残镇压农奴起义,挖了约翰的眼睛;后来又枪杀平等派洛克耶,吊死年仅12岁的卢德分子查尔斯顿!”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