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评论精选 > 网友前线 > 正文

《我的奋斗》进日本教材 究竟抽了谁的耳光?

2017-04-21 16:52:54  千钧棒  中华网论坛  参与评论()人

由于日本追随美国围堵和企图演变中国,被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定性为“主导中国民主进程”的力量,因此,他们拒不承认日本当时是具有鲜明的法西斯主义特征的军国主义,出于配合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的需要,他们倒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从表面上的某些称呼的类似,把当时的布尔什维克主义以及后来的社会主义攻击为法西斯主义。他们没想到,他们千方百计给复活的日本军国主义贴金,而安倍政权觉得没有必要遮遮掩掩那么费事。直接亮出法西斯的纳粹主义的旗号,干脆让《我的奋斗》进入日本教材,把某些人的嘴巴抽得啪啪响。

国内有一种现象很特别,自由派公知只是反对德国法西斯,从来不认为日本曾经是法西斯。有个叫袁刚的还专门撰写题为《日本是军国主义不是法西斯主义》的文章专门为之洗地。

希特勒《我的奋斗》进日本教材,究竟抽了谁的耳光?

而最近,所谓的“民主国家”日本让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进入日本教材,引起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警惕。人们不禁会问,希特勒的“奋斗”失败了,安倍版的《我的奋斗》会成功吗?是谁给了日本这种疯狂的力量?《我的奋斗》进入日本教材又抽了哪些人的耳光?

我们先看看袁刚如何为日本法西斯洗地——

【确切地说,法西斯是一种极端形式的社会主义,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意大利。一战给欧洲人民带来巨大灾难,国际共运第二国际在战争中破产,使激进的社会主义流派得以发展,首先是布尔什维克以“血与火”的形式,在俄国夺得政权。曾是第二国际社会党员的墨索里尼深受鼓舞,他当过兵,打仗受过伤,战后失业成为“盲流”到瑞士打工,他最崇拜列宁,二十年代初他发动失业退伍军人为骨干的意大利下层工人向罗马进军,发起声势浩大法西斯主义群众运动,夺得政权。同时的德国则出现了纳粹主义,形式与法西斯主义差不多,希特勒与墨索里尼一样曾当兵受过伤,战后失业沦为流浪汉,他参加了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以如簧之舌善演说而成为党魁,要对国际犹太资产阶级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但主要是以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煽情,对一战失败不服,鼓吹复仇!至三十年代才在德国掌权。将纳粹与法西斯相提并论似乎异议不大,其意识形态与组织形式差不多,但将日本也称之为法西斯,则牛头不对马嘴。日本军国主义传统历史悠久,近现代以来更侵略成性,虽也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煽情,却没有群众性社会主义运动,内容和形式都与德意不同,没有法西斯组织体系,少数铁血军人的武士道、江田岛精神及其侵略扩张,都是军国主义狂热,与法西斯主义不搭架。相反,德意纳粹法西斯与苏俄布尔什维克的内容和形式却十分相象,都信奉社会主义,一个主义,一个政党,党政军合一,领袖独裁专政,进行思想钳制舆论管控。苏、德宣传部尤其相象,日本则没有宣传部,也不是一党专政,是典型的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本质上讲是一种极端形态的社会主义,特色是集体主义、工团主义,有严密的党组织,且具有一定的群众性、社会性,这些都是日本所不具备的。德、意、日虽结盟,却不是基于共同的主义信仰,与一战德奥结盟一样都是基于国家利益。苏德之间也曾结盟,日苏之间在满蒙地区激烈争夺,一度发生战争,但基于侵华利益共同点,两个强盗又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日承认外蒙古,苏承认满洲国,无视和牺牲中国利益,一直维持到美军打败日本之时,在日本宣布投降之前夜,苏联才对日背信弃义废约参战,趁机摘桃子。如此来看,反轴心国各盟国与一战协约同盟性质也差不多,不存在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美英中法是盟国,不是统一战线,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盟友。】

那么。什么叫法西斯呢?

法西斯(英语:fascism;德语:Faschismus)是一种国家民族主义的政治运动。墨索里尼首创,在1922年至1943年间的墨索里尼政权下统治意大利。类似的政治运动包含了纳粹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蔓延整个欧洲及世界,包括日本及中国。对于法西斯,较为准确的定义是指:20世纪30、40年代达到顶峰的各种崇尚暴力的国家主义极权主义运动。

“法西斯”一词来自拉丁文fasces,原指中间插着一把斧头的“束棒”(古罗马的权杖和刑具),象征暴力和强权高于一切。 法西斯最原始的口号是:”strength through unity”(团结就是力量),最典型的概括就是:“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领袖。”

纳粹(nàcuì)主义,或国家社会主义,“纳粹”的称呼来自德语的“Nazi”,是德文“Nationalsozialist”的简写。纳粹主义,是德文“Nationalsozialismus”缩写“Nazismus”的音译,意译为“民族社会主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希特勒等人提出的政治主张。纳粹主义的基本理论包括:宣扬种族优秀论,认为“优等种族”有权奴役甚至消灭“劣等种族”;强调一切领域的“领袖”原则,宣称“领袖”是国家整体意志的代表,国家权力应由其一人掌握;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力主以战争为手段夺取生存空间,建立世界霸权。

那么,为什么说当时的日本奉行的是法西斯主义呢?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在日本出现的反共反民主思潮和极端反动的法西斯专制政治体制。它以天皇制军事法西斯专政为特点。

在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影响下,以1918年米骚动为起点,日本国内阶级对立和斗争日趋激化。1922年日本共产党诞生前后,工农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蓬勃发展。与此同时,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也不断打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活动。在面临严重内外危机的形势下,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日本开始出现法西斯化的右翼团体。1919年北一辉等人创立犹存社;1924年大川周明等人创立行地社;同年平沼骐一郎创立国本社,拥有20万会员,一时成为日本法西斯势力的大本营。20年代末,军队内部也出现法西斯团体。1928年海军有王师会,陆军有无名会。1929年无名会发展为一夕会,成员中有河本大作、永田铁山、冈村宁次、板垣征四郎、东条英机、石原莞尔等一大批法西斯军官。1930年以桥本欣五郎为首,成立了由陆军省、参谋本部少壮派军官组成的以推进国家法西斯化为目的的政治团体-樱会。20年代末30年代初,法西斯军人成为日本法西斯运动的主导势力。

在这方面,很多学者都有论述:

张劲松《试论日本法西斯形成的特点》一文认为:

【法西斯主义从本世纪10年代到40年代中期,曾对人类社会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但由于各国的历史条件不同,其表现也有所不同。日本法西斯在其形成过程中亦具有独自的特点。日本法西斯在其形成过程中,表现出“军部势力”和“民间势力”的结合。“军部势力”是指以参谋本部为首,包括海军军令部、陆军省、海军省、天皇侍从武官、军事参议院等一股军人政治力量。“民间势力”指分散在社会各个阶层的形形色色的民间法西斯政治力量。“军部势力”和“民间势力”是日本法西斯力量中的两个方面,两者相互结合,互为补充,共同推动日本法西斯运动的发展。在思想上,“民间势力”为法西斯运动提供理论依据。日本法西斯思想最早出现于民间,形成许多流派。如“国本主义”、“日本主义”、“农本主义”等等。影响最大的是北一辉的“超国家主义”。 】

孙国军的文章《试论国家传统与日本法西斯化的关系》认为:

【20世纪20~30年代形成的日本法西斯制度,不像德、意法西斯那样以政党的形式出现,而是以家庭性较强的团体形式及军队的帮派出现的,最后在军部控制下,通过连绵不断的对外战争并借助天皇的权威确立起来,这是日本法西斯制度的基本特点。这一特点与日本的军人参政传统、集体领导传统和奴化教育传统密不可分。因此,就某种意义而言,日本的法西斯制度深深植根于自身的传统之中。 】

中国军事科学院军史部徐勇认为:

【日本的法西斯主义,没有希特勒、墨索里尼那样的首魁,也没有德、意法西斯主义那样的政党,它是在军部的控制下,通过连绵不断的对外战争,借助天皇权威确立起来的.这是日本法西斯主义的基本特点,同时也是学术界长期争论的疑难所在。对本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政治体制的认识,否定论者认为是战时体制或者军国主义体制,肯定论者认为是天皇制法西斯或者军部法西斯,三十年代,日本在通向法西斯的道路上,不是通过组建法西斯政党来攫取政权的,而是以军部为主导,逐步干预政治、控制现有政权,最后建立军部法西斯独裁体制的。】

辽宁大学日本研究所崔新京认为:

【日本法西斯思想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出现在日本的一股反动的思想逆流。它作为日本法西斯的精神支柱和宣传工具,既以北一辉的《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大川周明的《日本及日本人之道》和《日本二千六百年史》等为思想代表作,也体现于权藤成卿的《自治民范》、纪平正美的《国体与哲学》、安冈正笃的《日本精神研究》和《日本精神通义》。】

当然,德国法西斯和日本法西斯是有区别的,这在东京审判的时候就被学术界注意到了。不少日本学者以及西方学者认为日本的军部政府不是法西斯政府,现在,这种观点还是日本右翼篡改历史的一个主要的理论支撑。

这里牵涉到对法西斯的定义的认识方面。法西斯最为标准的是意大利,因为这个词是从意大利传出来的。可能大家认为德国是二战中轴心国的老大,就把德国当成是法西斯的最典型代表了。其实,在欧洲,习惯上还是把德国叫纳粹主义,把意大利叫法西斯主义,而西班牙的佛朗哥政权则被叫作独裁保守主义。纳粹主义同法西斯主义是有区别的。徐大同主编的《西方政治思想史》中对此曾经专门分节叙述,比如纳粹主义具有鲜明的反犹太倾向,而这在法西斯主义中是找不到的等等。

法西斯主义,一般被认为具有如下特征:一个领袖的绝对权力原则并以此为基础构建的等级森严的准军事组织;信奉民族主义或种族主义思想;一般的反资本主义倾向;靠宣传和恐怖相结合行使权力等。

西方学者很多不支持将日本算作法西斯,像著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百科全书》和《布莱克威尔政治学百科全书》的“法西斯主义”词条都没有将日本列入。但中国学者普遍倾向认同日本为法西斯主义。比如,由天皇作为精神领袖的绝对权力、大和民族的优秀地位、国内的军国主义宣传和白色恐怖等等都是他们的证据。当然,由于天皇的特殊地位和其与军部的特殊关系,使中外学者在日本本身是不是具有独裁这个法西斯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要素争论不已。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从表面上看,是把德国叫纳粹主义,把意大利叫法西斯主义,西班牙的佛朗哥政权则被叫作独裁保守主义,日本叫军国主义,但是从本质上看,它们都具有法西斯主义的基本特征。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日为进一步在欧、亚扩大侵略战争,于1940年9月在东京举行谈判,意大利随后也加入谈判。9月27日三国在柏林签订军事同盟条约,即《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通称《三国轴心协定》,又称《柏林公约》。条约有效期为10年。至翌年6月,匈牙利、罗马尼亚、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等国也相继加入该条约。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德、意、日建立军事同盟的谈判即已开始。但由于希特勒首先要进攻英、法,而日本则试图把侵华战争扩大到苏联,双方目标不一,谈判未获结果。大战爆发后,日本推行“南进”战略,面临可能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的危险,需要德国的配合。正着手进攻英国的德国,也希望日本能在亚洲发动攻势牵制英美。德日为进一步在欧、亚扩大侵略战争,于1940年9月在东京举行谈判,意大利随后也加入谈判,并在柏林签订该条约。作为条约的补充,1941年12月11日,三国又签署了《德意日联合作战协定》。该条约是反共产国际协定和《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的进一步发展,它标志着德、意、日法西斯军事同盟正式形成,加速了苏德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爆发。

希特勒《我的奋斗》进日本教材,究竟抽了谁的耳光?

虽然西方学者很多不支持将日本算作法西斯,但由天皇作为精神领袖的绝对权力、日本军队称为皇军、大和民族的优秀地位、国内的军国主义宣传和白色恐怖等等都是日本具有法西斯的基本特征的证据。

现在,所谓的“民主国家”日本不仅一步步走在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道路上,日本的政要参拜靖国神社,否认、淡化甚至美化日本的侵略历史,日本安倍政府突破日本和平宪法,而且这一次还赤裸裸地让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进入日本教材。

针对日本政府近期有关表态,外交部发言人陆慷4月18日表示,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思想是引发二战的祸根,必须得到彻底清算和根除。日方应深刻反省和汲取历史教训,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日本政府14日内阁会议确定了答复在野党民进党议员的答辩书,称教育机构可以在符合教育基本法的基础上,判断使用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中“有益、适当”的内容。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陆慷表示,《我的奋斗》是本什么样的书,全世界都有公论。日本政府偏偏同意选择这样一本书的内容作为青少年学生的教材,引起日本国内的高度关切,完全可以理解。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思想是引发二战的祸根,必须得到彻底清算和根除。在这一涉及大是大非的历史问题上,容不得半点暧昧和模糊。

“我们敦促日方深刻反省和汲取历史教训,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旗帜鲜明地警惕和反对战争有害思想,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陆慷说。

其实,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事的评论基本上属于我国政府对二战时日本的具有法西斯主义特征的军国主义的权威性的定性。

在德国,宣传纳粹会受到法律处罚,而在日本,现在要把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进入教材。到底是所谓的“民主国家”日本打算向法西斯转型呢,还是某些人一直在掩盖日本法西斯的本质?

安倍版的《我的奋斗》会成功吗?

安倍的外公岸信介(KishiNobusuke;1896~1987),日本山口县人,日本政治家,1920年从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毕业。1936年后赴华,历任伪满洲国政府实业部总务司司长、总务厅次长等职,和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等并称"满洲五人帮"。

岸信介曾在1957年、1958年两度组阁,担任过三年多的内阁总理大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甲级战犯之一,他还是二战后最先敌视新中国的日本政界人物。

从安倍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在为继承其外公岸信介等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的事业而进行的“奋斗”上面是越走越远了。

他会成功吗?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那么,是谁给了日本这种疯狂的力量,从日本的国内因素说,是日本右翼势力的蔓延,从国外因素来说,得益于美国的一直来的支持或者纵容。

狭义上讲,日本右翼是指日本街头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法人组织;广义上讲,日本右翼指的是日本政治势力中的鹰派,也就是日本保守政党中的强硬派。可以讲,日本右翼势力在战后一直处于一种时起时伏的状态,但是最近几年其势力突然变大,这倒不是指右翼分子人数上的壮大,而是指其掌握了政权。2012年8月19日,日本右翼分子曾经登上了钓鱼岛。

日本右翼源于幕末明初的"尊王攘夷"运动。筑前福冈的"玄洋社"是日本右翼的最大源头组织,为日本右翼团体鼻祖。战前右翼的组织构成大体可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国粹派的“封建式日本主义团体”,另一部分是革新派的“近代国家社会主义团体”。有代表性的国粹派右翼组织有:玄洋社、黑龙会、大日本国粹会、大日本生产党等。有代表性的革新派右翼组织有:老壮会、犹存社、经纶学盟等。

战后日本右翼运动大体分四个时期:50年代是恢复阶段,60至70年代初是猖狂活动阶段,70至80年代末是发展、巩固和充实力量的阶段90年代至今是疯狂否定侵略历史的叫嚣阶段。从其组织和成员来看,规模较战前大,成员复杂,从民间到政客都有人参加;从活动的方式和性质来看,战后的日本右翼与战前右翼非常相似,进行恐怖活动,策划军事政变,镇压进步力量,扼杀言论自由,极力否认侵华历史,坚持皇国史观,鼓吹民族主义。

从国外因素来说,得益于美国一直来的支持和纵容。

日本与德国同是发起法西斯侵略战争的国家,战后德国历届政府都对当年希特勒的罪行表示忏悔,并且坚决禁止、取缔新法西斯主义活动。德国政府这种明确立场,使其与当年被侵略的国家得以尽释前嫌,和平相处。而日本则相反,投降后的日本由美国实行单独占领,而不是像德国那样由苏、美、英、法四大盟国分区实行军事占领,盟国管制委员会行使德国政府职能,纳粹制度彻底被铲除。而对日本败降的处置,主要是由美国政府控制下完成的,实际上是在麦克阿瑟一手垄断下进行的。"冷战"开始后,美国在对日本的占领和管制过程中,采取两面政策,在打击限制的同时,又部分保护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为有朝一日日本为美国的附庸工具埋下了"伏笔"。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判决,可以说是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战争罪行的最轻微的部分清算,既不完全,又不彻底。1948年12月23日,东条英机等7名甲级日本战犯执行绞刑,荒木贞夫、桥本欣五郎等16名被告,包括天皇的顾问木户幸一被判无期徒刑。被盟国起诉的日本各类战犯约5700余人,被判刑者约4300人,其中920人被处死刑。在狱中的绝大多数日本战犯先后被麦克阿瑟赦免释放了。

1948年12月24日即对7名甲级战犯执行绞刑的次日,麦克阿瑟总部宣布,释放仍在巢鸭监狱中的岸信介等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1949年1月26日,麦克阿瑟指令蒋介石国民党政府释放了以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冈村宁次为首的260多名在押战犯,并将他们送回日本。1949年10月19日,又宣布对乙、丙级战犯结束审判,不再逮捕、搜查战犯嫌疑犯。1950年3月7日,悍然颁布“第五号指令”,规定所有根据判决书仍在日本服刑的战犯都可以刑满前按所谓“宣誓释放制度”予以释放,这实际上完全破坏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不予起诉。1950年11月21日,麦克阿瑟又非法释放判刑已太轻而且刑期未满的重光葵,他不久就当上了外务大臣和副首相,荒木贞夫、田俊六等也被释放,贺屋兴宣甚至重新回到政界。到1958年4月7日,所有日本战犯未服满刑期都最后得到了赦免。从1950年10月到1952年8月,在美国的支持下,吉田茂政府先后为18万左右的军国主义分子解除"整肃",重返政坛,窃据要职。这些人不仅自己坚持军国主义思想,而且还对日本社会产生了极为消极的影响。岸信介等一大批日本战犯的赦免,并重新走上政坛,为重演过去的历史埋下了祸根。

美国之所以在二战以后没有对日本进行彻底的清算,是因为随着冷战的加剧,美国的对外政策明显地转向反苏、反共、反对中国革命,企图把日本变成在亚洲的反共前哨阵地。美国政府先后提出:“应保护日本不受共产主义的威胁”;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防卫线是“阿留申日本-冲绳-菲律宾一线”,这样可以“阻击共产主义不越出中国境外”。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急需利用日本的军事、经济和技术,为朝鲜战争服务,故违反波茨坦会议关于对日讲和应首先由美苏中英四大国受降签字国外长讨论一致的原则,擅自采取与远东委员会各成员国分别进行单独讨论对日媾和的手段拒绝苏联和中国提出的实行全面对日和约的建议,与日本吉田茂政府于1951年9月8日在旧金山签订了《旧金山对日和约》与《日美安全条约》,结果致使《旧金山对日和约》成了把苏联、中国等排除在外,只有美英等国签字的片面媾和条约。

而我们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对德国和日本法西斯的不同态度完全取决于美国的态度。从战后的德国和日本的不同历史看,德国曾经分为东德和西德,前者由苏联管辖,后者由美国管辖,而日本纯粹是由美国管辖;从国家关系来说,现在的日本表面上对美国温顺得像条狗,而现在的德国时不时跟美国闹点小别扭。而归根结底,公知否认日本的法西斯本质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公知们鼓吹要由美国和日本来主导中国民主进程,如果承认日本是法西斯,让一个曾经的法西斯国家主导中国的“民主进程”岂不是笑话;二来他们只承认德国是法西斯是因为他们是站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立场上说话。

即使是在二战时期,西方资本主义既反对法西斯主义也反对共产主义,同样,法西斯主义也是既反对资本主义也反对共产主义,轴心国还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德国制造国会纵火案,打击德国共产党,而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者既反对资本主义又反对法西斯主义,形成了国际关系上的“三国演义”局面。而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者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结成了世界反法西斯的统一战线。这说明当时的共产主义者与资本主义还有合作的基础,而法西斯主义是他们共同的敌人。由此,我们从袁刚的文章就可以明白,他这不是什么学术研究,而是打着“学术研究”名义的政治宣言。他把布尔什维克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相提并论,实际上是利用表面上的名称相近,在为日本的法西斯主义洗地的同时攻击社会主义。

其实,袁刚为日本的法西斯主义本质进行洗地以及对布尔什维克主义进行攻击的那些理由是经不起推敲的。

他称“德意纳粹法西斯与苏俄布尔什维克的内容和形式却十分相象,都信奉社会主义,一个主义,一个政党,党政军合一,领袖独裁专政,进行思想钳制舆论管控。苏、德宣传部尤其相象,日本则没有宣传部,也不是一党专政。”他的矛头所向非常清楚,而且本文前面列举的历史事实就是对他的最有力的反驳,如果他非要咬文嚼字的话,那么请问战前的日本右翼组织之一革新派的“近代国家社会主义团体”的名称他又如何解释呢?

他用“苏德之间也曾结盟”来证明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有共同性,那么请问英国与法国同德国签订慕尼黑协定又怎么解释呢?

十月革命后,国际关系中开始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社会制度的对立和斗争。英法等西方国家为阻止苏联的影响,把德国当作反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屏障。当德国建立法西斯政权,进而撕毁《凡尔赛和约》对外扩张时,英法竭力把这股祸水引向东方。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这一政策最积极的推行者是英国、法国、美国等国。20世纪30年代前,绥靖主要表现为扶植战败的德国、支持日本充当防范苏联的屏障和镇压人民革命的打手。这从凡尔赛体系华盛顿体系中可以窥见端倪。在道威斯计划杨格计划洛迦诺公约中则更具体化了。

绥靖政策的推行,同当时西方普遍流行的社会思潮也有很大关系。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残酷景象给欧美各国留下惨痛的记忆,因此,战后和平主义思想、厌战畏战情绪相当盛行,在法国尤其严重。英法等国的统治者既受和平主义思潮的影响和制约,又是这一思潮的推行者,绥靖政策只是他们推行这一思潮的产物。

1938年9月,英、法、德、意四国首脑在慕尼黑举行会议,签署《慕尼黑协定》,把苏台德区割让给德国,然后把此协定强加给捷克斯洛伐克,史称“慕尼黑阴谋”。慕尼黑协定是绥靖政策的顶峰。

英法绥靖主义者作了法西斯的帮凶,把世界推向战争的边缘

希特勒《我的奋斗》进日本教材,究竟抽了谁的耳光?

不仅仅是英国和法国对德国法西斯实行绥靖政策,美国和英国也对日本实行了绥靖政策。

1931年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美国对此持纵容态度。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的东北。美国不但不谴责这一侵略行动,反而与日本密商谅解。1932年1月3日,日本侵占锦州,进逼中国关内。美国国务院表示美无意干涉“日本在满洲的合法条约权利”。美国企图以牺牲中国东北来维护美在华的权益。不止美国,英国与法国等核心国对日本在二战前侵略、扩军采取纵容和支持的态度,这是二战爆发的重要原因,也是日本不断扩大侵华战争的重要原因。

1931年10月美国总统胡佛公开发表讲话支持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三省:“日本为保卫日侨生命财产的安全起见,对满洲的进兵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是不能提出异议的。”英国首相张伯伦也说:“我的同情完全在日本方面。”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2年底,美国向日本供应了1.81亿美元的军火。”

美国通过供应日本战略物资来提供实际支持。英国也配合美国做出支持日本侵华、破坏中国物资运输的举动。1940年英国政府曾同意日本要求,将运送中国商品和物资的滇缅公路和香港港口封锁三个月。加上香港对内地关闭,加剧中国的物资困难。

美国的对日绥靖计划,企图让中国东北变为日本进攻苏联的基地,最终进攻苏联,使苏日两败俱伤。另外通过日本占领东北,限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战争向东北漫延。

按照袁刚的逻辑,美英法等国不但与法西斯有协定,还有对他们的实际上的支持和援助,是不是他们与法西斯也有共同性呢?

而最可笑的是袁刚们把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两种严重对立的力量说成是一伙的,真的是笑死人不偿命。

众所周知,德国制造“国会纵火案”,残酷镇压德国共产党,德意日三国签订反共产国际协定汪精卫的汪伪政权的方针是“和平反共建国”, 二战苏德战场(苏联卫国战争),苏军共消灭和击溃德国及其盟国军队共607个师,占德军及其盟军在整个战争中所损失的全部师数的77.5%以上。剩下是美国和英国消灭的是多少,自己计算就可以了,有这样的“同伙”吗?

综上所述,二战时期的日本奉行的是具有鲜明的法西斯主义特征的军国主义,美国出于冷战的需要,没有对日本的军国主义进行彻底的清算,甚至是由于美国的庇护,日本的军国主义得以迅速死灰复燃。

由于日本追随美国围堵和企图演变中国,被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定性为“主导中国民主进程”的力量,因此,他们拒不承认日本当时是具有鲜明的法西斯主义特征的军国主义,出于配合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的需要,他们倒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从表面上的某些称呼的类似,把当时的布尔什维克主义以及后来的社会主义攻击为法西斯主义。他们没想到,他们千方百计给复活的日本军国主义贴金,而安倍政权觉得没有必要遮遮掩掩那么费事。直接亮出法西斯的纳粹主义的旗号,干脆让《我的奋斗》进入日本教材,把某些人的嘴巴抽得啪啪响。

(责任编辑:张海潮 CM013)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