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评论精选 > 网友前线 > 正文

特朗普要发动一场军事行动:一共分几步?

2017-04-21 16:27:32  唐家婕 王姗姗  观察者网  参与评论()人

4月13日,美军向阿富汗投掷被称为“炸弹之母”的最大威力非核炸弹。当特朗普被问及是否亲自下令轰炸,他没有正面回应,只说:“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有全世界最棒的军队,他们一如往常完成了工作,我们给他们全面的授权……”

“我做的就是授权给我的军队。”

上任三个月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用各种海外高调的行动表明自己正在履行竞选承诺——不让政治干预国防军事行动

“坦白地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最近比较成功。如果你把过去八星期跟过去八年作比较,你会看到巨大的不同。”

迅速部属军事行动

不同于其他行政部门政策推行缓慢,自一月入主白宫以来,特朗普政府已经进行了多项主要的大型军事行动。

1月29日,特朗普迅速批准一场在也门的突袭,最终导致一名美军死亡、三名受伤,另外至少23位平民死亡,而饱受批评。白宫将主要责任推向奥巴马政府,称此任务是自前朝就开始部属,这些口水之争招致不少批评,包含共和党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称,“任何导致美国人生命牺牲的军事操作,都不应该被列为’成功’。”

据美联社消息,美国政府已经开始调查三月中旬在摩苏尔发生的几起爆炸。目击者称,至少100人死亡。同时,也正在考虑实行新的战术和预防措施,以确保不是过于“鲁莽”的军事行动,因为证据表明,极端主义分子会将平民劫持到建筑物中,然后引诱美国进行轰炸。

特朗普政府积极的军事行动还扩展到叙利亚。

三月,400名美军士兵抵达叙利亚北部。这一调遣由国防部长马蒂斯签署并通知了白宫。但在此之前,并没有在白宫开会决定,也没有在五角大楼提出,军队具体会被部署在哪儿,可能会产生哪些风险。

当地时间4月7日凌晨,美军向叙利亚政府控制的大城霍姆斯(Homs)空军基地一带,发射59枚战斧巡航导弹。这是叙利亚内战6年来,美国首度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进行直接军事行动,主要是反击叙利亚反抗军占领区4日遭化武攻击,已造成逾百人丧生的惨剧。

根据当地人权组织,美军的空袭行动造成至少6名叙利亚士兵死亡。叙利亚政府媒体则称,美军空袭造成4名孩童在内9名平民丧命。

同月,白宫又授予在索马里的美军更多权力,成为近20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派军部署在这个“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国家行动,目的是对基地组织相关的武装分子进行袭击。

4月13日,美军向阿富汗投掷被称为“炸弹之母”的最大威力非核炸弹。炸弹之母的目标是一处ISIS用于自由移动的地道系统,及其在楠格哈尔省阿钦地区的武装分子。五角大楼的声明中说,此行动是为了“使阿富汗和美国部队在该地区进行清理行动的风险最小化,同时最大程度地破坏ISIS-K武装分子和设施。”

“CEO式”领导军队

近三个多月以来的行动已经表明,不同于奥巴马政府时期对军队的微观管理,特朗普将更多的军事行动权力转移给五角大楼,使其对于如何进行战争有着更多的自由。

奥巴马时期,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监督美国在伊拉克、叙利亚和阿富汗战争的各个方面。不少军队领导抱怨,即使是针对目标、人员的调动等常规战术决定也要上报批准。

而现在,对于一些重要的决定,军队不需要经常性地寻求白宫的批准。五角大楼发言人表示,国防部长马蒂斯被给予自由度,以他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进行军事行动。美军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区打击ISIS的战争,可以更多地自行决定调动军队和装备,及自我管理日常战斗方式。

美国新闻网站文章称,特朗普总统向马蒂斯将军释放讯号,希望他能更自由地发起高敏感的政治行动;同时也希望自己像私营部门CEO,授予国防部长更多权力。

在特朗普的“CEO”式领导下,马蒂斯被授予权力,他可以下令给带领特种部队(JSOC)的三星将领,特种部队采取行动后,再向白宫国家安全机构“报备”,而非过去“等待并请求许可”。换言之,白宫仍然会被告知军事行动,但不再有指挥美军的权力。

支持者们认为,随着自主性的提升,军队可以在前线更及时地对突发状况作出反应,从而提升效率。但也有批评者认为,允许下级指挥官做决定对冲突缺乏监督,可能导致战争中平民死亡率的提高,也使军队面对更大的风险。

变中的美国战斗方式

“(更多自主权的)好处是让军事行动得以没有暂停、中断或延误地进行,”奥巴马政府时期五角大楼高级政策官员Michèle A. Flournoy,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这样可以创造更多动力,并且能更好地对战场上的变化做出反应。但如果监管不到位,总统不密切注视,便会有风险。当总司令对行动感到没有控制权、或者和前线事情如何发展失去联系,这可能是有害的,甚至是危险的。”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Alice Hunt Friend也表达了相似的忧虑,认为这样会使得军事行动“脱离整体外交政策”,从而使平民和军队更容易受到伤害。“政治领导人可能会失去对军事行动的控制。”她说。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外事国防研究副主席James Carafano在评论文章中写道:“从作战上看,这可以反映美国战斗方式的转变。上一任政府是规避风险型的,最重要的目标是弄清楚如何从中脱身。这届白宫似乎更倾向于让指挥官发挥职责,行使他们的军事判断力。”

很多高级美军指挥官认为,有更多的授权可以让他们对敌人更加迅速地做出反应。而在奥巴马微观控制下,白宫政治官员在军事和战术问题上参与太多。

参与过越战的议员麦凯恩也对白宫国安会的微观管理持反对态度,而支持指挥官有着越来越多的自由。“我们不需要30多岁的年轻人批准去应对发生在阿富汗的袭击。”麦凯恩说。

奥巴马政府时期国防部官员Andrew Exum在当时就认为政府管理过细了。他认为,潜在地,指挥官会有更多空间去利用战场上的机会,从而,特朗普政府可以更加有效率低执行策略。只要总统和军队将领之间保持透明度,这会是一个健康积极的关系。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华府进行时(DC-ING),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责任编辑:张海潮 CM013)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