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评论精选 > 网友前线 > 正文

世界如此动荡 欧美还敢逼迫中共吗?

2017-03-14 14:26:45    观察者网  参与评论()人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在过去50年里,预测中国的未来一直是一个常玩常新的游戏。其中一个最著名的例证是,1978年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会议公报用颇为隐晦难解的措辞宣布:中国将开启一个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但当时没有一位西方经济学家能明确预测到中国将拥抱资本主义式的企业制度(entrepreneurialism)、施行半自由的市场经济以及接受外国投资。

罗格·欧文(Roger Irvine)曾就过去几十年里各方对中国的预测写过一本名为《预测中国未来》(Forecasting China’s Future)的书,该书采用非常有趣的手法介绍了各种关于中国的预测,内容涵盖广泛,而某些“预测”真可称得上是天马行空。但其中也提到了一位学者型外交官史蒂芬·菲茨杰拉德(Stephen Fitzgerald)的精准预测,他后来还出任了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这位大使曾对中国1976年之后的大致道路给出了颇为准确的预言。他指出“四人帮”的那一套主张和做法已经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不合时宜。他还看到,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在当时已经不具有可持续性,极左思潮也行将破产。事实证明,他的判断非常准确。仅仅几个月之后,中国这个巨大的国家果然如他所言打破了旧有体制,开启了全新的时代。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3月11日文章:《命运转换——动荡的世界,稳定的中国》

大家已经看到,中国共产党不但没有走下中国的政治舞台,而且还将这个国家带进了今天如此繁荣的时代。在其他很多领域,中国也都让诸多中国问题专家们的预言落空。

另外,最近大家对中国短期乃至中期未来的预测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人们都认定中国的国内社会问题以及迟滞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可能永远搁置不动。他们认为一场激烈的变革将不可避免,问题只是何时发生而已。在此类预测中,大多数学者的论点是基于所谓的中国以外的世界有着很强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美国和欧洲尤其如此。他们认为西方的政治制度在经历了数百年的发展和沉淀后已经相对成熟。同时,西方的法治和政治体制发展也先于中国。而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多党民主制度相比,显得更加脆弱,可持续性更差,也更加缺乏生命力。

2017年,这些热衷于预测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政客学者们将不得不反思并大幅修改上述结论。欧洲和美国都已经问题缠身。如果极右翼候选人马丽·勒庞(Marie Le Pen)今年赢得法国总统选举,那么欧洲的未来会变得更加不确定并充满混乱,就像人们以前对中国所做的预言那样。

在此背景下,我们将不得不面对一个莫大的悖论——事实告诉我们,中国被西方诟病已久的“一党制”比其他国家的多党选举政治制度更稳定、更强大。当欧美的体制因容忍异见、开放和多元而陷入半危机状态时,对中国的领导人来说,中国制度的简洁高效有利于国家保持稳定并使人民对国家充满信心。

更糟糕的是,在世界其他地方麻烦不断、手足无措时,如果中国再出问题,这个世界将彻底坠入噩梦当中。这个世界已经不能承受更多的不确定和不稳定了。中国的体制在不少人眼里或许有些“专制”,但它至少提供了当下世界急需的可预测性。可预测性是非常宝贵的,在欧洲和美国已经如此糟糕的情况下,期盼中国共产党进行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政治改革并非明智之举。所以,中国的政治体制最好保持现状,待将来世界局势趋于稳定再提改革不迟。

其实,眼下的局面对西方发达国家来说是一个颇为不错的机会。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一直在西方面前处于弱势,而现在两者的角色将有所转换。欧洲和美国深陷泥淖,在很多方面,西方已经取代了中国昔日处于不利地位的角色——经济增长乏力、老百姓怨声载道、国内政局裂痕难以弥合。简而言之,西方需要帮助。在世界近现代历史上,我们将首次看到一个谦卑的西方——英国、法国和美国正纷纷寻找通往北京的道路,他们希望中国能开放市场,希望中国能待他们如平等伙伴,希望中国能展现仁慈向他们伸出援手。

东西方不平等的局面已经持续太久了,但历史似乎有某种纠偏机制。也许一方处于优势地位、一边倒的局面将会重现,只是这次主角换成了中国,也许历史不会如此简单重复。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中国已经崛起,在与西方打交道时,中国将处于优势地位。但有一个问题将颇为有趣:世界各国能适应吗?中国自己能适应吗?其实,处于劣势地位并非一无是处,处于优势地位也并非如想象那般美妙。全球主导地位意味着对全世界的责任,中国将很快体会到这一点。(观察者网马力译自3月11日日本《外交学者》网站)

(责任编辑:张海潮 CM013)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