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评论精选 > 网友前线 > 正文

为何现在出现?“萨德危机”与半岛地缘政治变迁(1)

2017-03-10 15:48:13  尤淑君  文化纵横  参与评论()人

二战后,朝鲜半岛被美苏两国分为朝韩两政权,以北纬38度线互相敌对,形成东北亚的冷战格局,其影响延续至今,这也是近日中韩“萨德危机”发生的结构性要素。

今日,亚洲诸国在后冷战的框架内进行博弈,试着夺回话语权,或利用民族主义削弱欧美国家对本国的政经势力,却始终无法摆脱美国的影响,为亚洲诸国的安定和平埋下了隐患。

正是复杂的东亚地缘政治和美苏冷战环境,再加上国内政局的不稳定,韩国只能利用过去19世纪朝鲜王朝的事大主义与平衡外交的历史经验,想办法在周边国家及美苏大国的夹缝里寻求生存之道。

为了防御苏联与朝鲜的军事力量,韩国必须仰赖美国力量,与之缔结军事同盟条约,并在朝鲜战争结束后,希望在美苏之间保持中立,不被卷入美苏两国的冷战冲突。因此,韩国利用国际法,维护国家利权,并设法培植国力,保持应变的外交空间,尽可能在美国的压力下,保持韩国各方面的独立性,避免随时美国被当作棋子牺牲的命运。即使韩国内部斗争不断,但“亲美抗朝”的策略是韩国建立以来一直奉行的外交原则,并没有因为政府领导人的更替或韩国民众的反美运动而有所改变。

韩国民众反对“萨德”

由于韩美军事同盟是建立在朝韩分裂基础之上,使韩国不得不仰赖美国的保护,而韩国经济也必须靠美国的扶持,承担驻韩美军的庞大支出。苏联崩溃后,美苏两大阵营的冷战也随之结束。朝鲜拥核,让韩美军事同盟不但没有结束,反而超出了朝鲜半岛的攻守范畴,成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支柱之一。

在美国的保护下,韩国的军事压力相对较小,积极产业升级,减少对美国的经济依赖,变为信息高科技型产业为主的经济大国,并发挥小国外交的优势,积极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积极的作用。尤其在个别议题上,韩国不再一味采取“亲美抗朝”策略忍让,并尽可能在不冲击美韩双边关系的前提下,与日本、中国、俄罗斯进行对话,低调维护本国利益。

在朝韩互相竞争的情形下,美国并不愿意看到朝韩冲突或和平统一,这样将导致美国势力退出亚洲,亚洲权力格局也会重新洗牌。可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有必要进行经济转型,逐渐增加中国周边诸国的市场、资源、土地、劳动力的需求,原本东亚权力格局必须重新洗牌,而“一带一路”政策就是要重新定位中国未来战略发展,将中国自身发展与亚洲整体发展相联系。这样一来,中国利益之所在,必然与以美国为主的亚洲诸国秩序有所冲突,所以有东海海洋天然气资源开发之争,或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僵持不下等问题。

除了资源开发与贸易谈判等“商战”之外,军事协定的合作与对抗问题,更容易触发中国与周边诸国的长期矛盾,“萨德”问题即为例证之一。韩国安置“萨德”的选址如此敏感,引发中国严正抗议,可知美国初衷不是基于保护盟友的立场,而是要让韩国充当其“马前卒”,这样美国可以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不费一兵一卒,搅动东北亚政治、外交、经济、社会、环境等问题,甚至这些不可预知的风险全由韩国民众照单全收。

在中美两国的政治妥协、经济合作及外交对抗的大博弈下,日本、韩国及台湾都成为中美两国争夺亚洲话语权的合作伙伴,或变为谈判交易的筹码之一。尤其在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情况下,韩国为求自保,只好无视国内激烈反对的声音,继续与美国、日本共同合作,签订军事合作协定,共享军事情报。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